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伴着婉柔昂首“啊”的一声高昂呻吟,我真切感受到了那泥泞蜜穴陡然的紧致,也看到了随着她脸上红晕蕩漾开来后,那一瞬间就彷彿释放了全部的舒爽之意。

  而这一切,不正是我想要的吗?虽然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火热笑着,直接将整个身子贴在了婉柔的身上,不断耸动腰部,快速而又猛烈的抽插,只感今晚婉柔的蜜穴格外的湿润,格外的泥泞,每一次抽插都如同捣弄在一团棉花糖之中,带着强烈的吮吸感和舒爽感。

  “徐方圆……我……嗯……”婉柔依然闭着双眼,任凭我结实的胸膛不断摩擦着她那翘立的乳头,任凭我火热的呼吸流转在她的脸颊和脖颈,那双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就微微缠绕在了我的腰间,红唇一张一合间,挣扎和压抑少了许多,更多的变成了浓浓的享受和迷离之色。

  “老婆,老公操的爽不爽?”我算是下定了决心,大胆说着以前从未说过的粗俗话语,话音刚落的瞬间,不容婉柔去思考,不容她去犹豫,猛然间就重重一顶,只感那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到了她蜜穴深处,最柔软的花心一般。

  “啊……我……啊……”果然,婉柔在快感的冲击下根本无法思考,脸上一抹挣扎的神情刚刚浮现,便化作了最畅快的享受和舒服。

  “老婆,老公操的爽不爽?”我不厌其烦的,一遍遍询问着这个问题,又如法炮製的让婉柔在快感中无法思考,几个反覆之下,只见婉柔在我火热的询问下,神情间再也没有挣扎和矛盾,随着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在伴着我有一次大力的抽插,不由昂首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我……哦……徐方圆……我……嗯……我舒服……嗯……”

  我激动的浑身颤抖,但也不满足于此,火热的鼻息流转在婉柔脖颈,脸颊,渐渐又来到她的耳垂,喘着气问道:“老婆,回答老公,什么舒服?老公想听。”

  火热伴着温情,温情又带着一丝挑逗,婉柔没有立刻回答,但却我感到随着她的身体一紧,那原本就很紧致的蜜穴陡然又紧致了几分,将要阴茎紧紧包裹之间,我只感每一次抽插都格外的费力。

  心中一热的同时,我当即将双手支撑在床铺之上,粗重喘息中,极力耸动起了自己的腰部。

  “啪啪啪”的清脆撞击声刹那间响彻整个房间,我感觉自己的阴茎就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地一般,但随着使力一次次即开那柔软的缠绕,我滚烫的阴茎也因此与婉柔蜜穴中敏感肉褶进行着一次又一次最紧密,最强烈的摩擦。

  不消片刻,啪啪啪的清脆撞击声中便陡然多出了一阵“噗嗤噗嗤”的淫霏声响,每一次抽插,我都能感到大腿根部,溅射到一缕温热的液体。

  “徐方圆……我……嗯……哦……” 婉柔一次次昂起着上半身,发出如同哭泣一般的娇喘,双手也不由紧紧抓在了我的后背,甚至抓的有些生疼,但这些却只刺激的我更加兴奋,不断耸动腰部间,就像是一个永不知疲惫的打桩机一般。

  “老婆,告诉我什么舒服?”我火热的询问着,而婉柔就连那长长的睫毛都在颤抖着,猛然间随着我再一次狠狠贯穿而入,她揽着我的脖子,整个上半身赫然是直接全部昂起,恰好又在我耳边胡乱而又迷离的嘶喊着:“徐方圆……我……啊……你……你操的我好舒服……啊……”

  那一声操宛若天籁,让我整个意识都彷彿有些模糊,从看到这些听到这些字词便打从心底的厌恶,到在心理大师的调教下,一点点正视这些字词,再到面对着一个虚无飘渺的陌生人,在迷离中说出那些曾经厌恶的字词。

  直至到了今天,婉柔终于可以忍着心中的压抑,在我这个最亲密的老公面前,说出这样一个字,在常人看来无比正常的事情,唯有我自己才知道,经历了多少心酸。

  而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更加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婉柔并不是没有慾望,相反我这一刻反而坚定的人为,她其实无比的契合我的淫妻癖。

  她对我压抑,她面对我不敢展露心底最不堪的一面,但在释放的一刹那,带给她的却也是压抑过后,最强烈的释放。

  就如同这样简单的一个“操”字,在她说出的一刹那,我陡然感到她浑身每一寸肌肤在刹那间,齐齐绷紧,然后四肢紧紧缠绕在我的身上,泥泞的蜜穴就宛若一个刚刚打通的喷泉一般,先是猛然间到达极致的紧致,将我的阴茎紧紧包裹,然后又轰然张开。

  紧接着,便是一股黏滑和滚烫的液体轰然浇灌,喷涌在我的阴茎之上。

  “徐方圆……我……啊……我被你操的好舒服……啊……”伴着疯狂的呐喊呻吟,我感觉此时此刻的婉柔简直就像是要将我整个人都要拉着融入她的体内一般,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我火热而又高兴的笑着,却是丝毫不停的更加快速的抽插,“噗嗤噗嗤”的淫霏之声陡然变得更加响亮和清晰,而刚刚平复下来的婉柔身体顿时再次剧烈的颤慄起来,泥泞的蜜穴柔软中蠕动,紧致中包裹,就像是有着鲜活的生命一般。

  而我脑海中,此时此刻只回蕩着一句话:“婉柔,终于第一次在我身下得到高潮了。”

  一刹那,我甚至有种想要喷射的冲动,但当即又死死咬牙忍住,在婉柔渐渐平复下来后,也终于一点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当我朝她红唇火热的吻去时,顿时得到了格外热烈的回应。

  口舌相交之间,只感她的口腔中满是灼人的火热。

  “老婆,舒服吗?”我鬆开她的红唇,不由再次火热的问道。

  婉柔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终于睁开了双眼,那眼眸中有着一丝複杂,但更多的则是一种释放过后的一丝懒散甚至媚意,给人一种拨云见日一般的快感。

  “我……”她神情间闪过一丝羞意,但庆幸过后还有着一丝恼怒,刚想说话,我却嘿嘿一笑,陡然再次耸动腰部,应着“啪啪啪”和“噗嗤噗嗤”的淫霏声响,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

  “徐方圆……你……嗯……哦……你怎么还能……啊……”

  那份羞怒间要说出的话语,瞬间便被再次袭来的快感化作了断断续续的呻吟,我也彻底放开了胆子道:“因为老婆妳的骚屄实在太爽了,而且老婆妳诚实,快回答我舒不舒服?”

  “徐方圆,你,你别骂人……嗯……哦……”婉柔再次闭上了双眼,脸颊之上刚刚退却的红晕刹那间便再次浓厚起来,虽然说着不让我骂人,那但愈发紧致间,蠕动更快的蜜穴却代表了一切,也让我更加的大胆。

  “老婆,我就喜欢骂人。”我昂起上半身,猛地将婉柔拖到了床边,将那修长的双腿一併又在我肩膀上一架,顿时更加方便而又有力的开始了抽插:“老婆,妳的骚屄用起来好爽,告诉老公,老公操骚屄爽不爽?”

  我几乎是颤抖着,大着胆子说出这一切,事实也证明,很多事情只有第一次没有最后一次,特别是在我架起婉柔的双腿之间,不由就抽插的更加深入,伴着一缕缕淫液飞溅,婉柔紧紧咬着嘴唇,疯狂扭动着自己的头部:“徐方圆……嗯……不要骂人……嗯……啊……”

  “骚屄爽不爽?回答老公。”我听到这些,自然是只能刺激的我更加激动,再一次询问道。

  “我……啊……”婉柔的声音中几乎带着一丝哭腔,让人感觉有些可怜,但那份可怜迎来的唯有我更加放肆,更加猛烈的征伐,目睹着自己粗壮的阴茎在那紧致的蜜穴中进进出出,两人交合出就像马上将要出水的泉眼一般,不时便有一缕缕黏滑的淫液渗流而出。

  “我……我……啊……”刹那间,我感觉婉柔架起在自己肩膀上的修长双腿轰然绷紧,紧接着泥泞的蜜穴当即变得更加紧致,随着头部高高一昂,不由颤抖着开口:“徐方圆……我……啊……你……你操我骚……骚屄好爽……啊……”

  此刻简单的诉说,却是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日夜的辛勤调教,随着骚屄二字说出口,我明显感觉到婉柔就要再次达到高潮,但我不想紧紧达到这个目的,不由就放缓了抽插的速度。

  “徐方圆……嗯……”婉柔的声音中陡然多出了一丝幽怨,略显无力的睁开双眸看了我一眼,但最终还是没能主动说出些什么,只是再次闭上了双眼,红唇一张一合间,喷吐出急促而又炙热的气息。

  我看着她的模样,心中却是在一瞬间砰砰跳了起来,一边缓慢的抽插,一边咽了咽口中的唾液,不由缓缓将婉柔的双腿放下,整个身子再次贴在了婉柔的身上,火热的趴在她的耳边道:“老婆,爽吗?”

  “嗯……徐方圆……嗯……”婉柔发出酥软而又颤抖的声音,光滑的脖颈间,全是黏滑的汗水。

  “那妳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我继续问着,然后一点点加快着抽插的频率,顿时引得婉柔再次将双腿缠绕在了我的腰间:“我……嗯……嗯……”

  没有回答,而我也不需要这个问题的回答,深吸一口气间,再开口声音已是带着明显的颤抖,一边舔弄着婉柔的耳垂,一边火热的低语问道:“老婆,妳闭着眼睛是不是在想着其他男人啊。”

  不等她回答,我刹那间,加足了马力,一次次将臀部抬高到极致,然后再猛然落下,每一次都是尽根抽出,然后再狠狠尽根插入,只感那柔软紧致的蜜穴随着我阴茎的抽出,刚刚想要闭合,便再次被我滚烫的阴茎强势的挤开,也带动着两者最紧密,最强烈的摩擦。

  “我……啊……哦……徐方圆……嗯……啊……”

  婉柔身体一刹那的紧绷,但随之便再浪涛一般的快感中,彻底迷离,甚至再一刹那,我在她神情中看到了一丝慌乱,不由让我心中一热:“难道婉柔真的在幻想着其他男人?”

  这个猜测顿时让我热血沸腾,大力的抽插下,浓密黏滑的淫液一缕缕溅射,我不由将火热的嘴唇一直埋在婉柔耳垂间,双臂将她紧紧的搂住,最大可能的给她带来一种安全感,再次颤抖的问道:“老婆,妳是不是在想别的男人?”

  “我……嗯……徐方圆……你……你不要说这些……嗯……哦……”婉柔将头扭到一边去,我却发现她的呻吟陡然变得更加酥软无力,那几乎赤裸的娇躯温度也更是随之提高了许多。

  我顿时明白,想要让婉柔正面回答这些问题,目前情况很难,当即念头一起,便转换了方式:“老婆,妳知道吗,那天郭晓来我们家,偷看妳的屁股了。”

  “徐方圆……我……嗯……啊……”没有回答,但那陡然紧致到极致的泥泞蜜穴和陡然高昂到极致的呻吟,却已是回答了一切。

  我心中激动到颤抖,更加火热的低语:“老婆,有一次郭晓喝醉了,说妳的屁股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

  “不要……嗯……徐方圆……我……啊……”双腿无力的在半空中蹬弹着,婉柔的双手甚至在我背上抓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印子,但那泥泞的蜜穴却是疯狂了一般蠕动开来。

  感受着婉柔的反应,我一瞬间就彷彿化作了猛兽一般,剧烈喘息中,只剩下奋力抽插的本能:“老婆,妳说郭晓鼻子那么大,那他的鸡巴也会不会很大?”

  “我……呜呜……嗯……啊……”婉柔根本回答不出来,而我也不奢望此时她能回答出来,只是一遍又一遍用言语刺激着婉柔,继而感受着婉柔那更加强烈的反应,一刹那,四肢百骸都有一股酸麻快感齐齐汹涌而至。

  “老婆,我见到过,郭晓的鸡巴真的很大,比妳老公的还要大,还要粗。”

  我几乎是咬着牙喘着气说出这句话,无尽快感翻滚在体内,还不等爆发而出,陡听婉柔一声高昂呻吟,四肢再次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绕在了我的身上。

    (未完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