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抓到洩文者其中一位,所以不再为繁体字校稿及分段排版
从简体转档会很多出入,另外阅读过程会出现不顺或多余的字,乃为暗码,专抓洩文用的,此次抓到的就是给繁体的书友。

所以,想重新排版、校稿的朋友,请自行动作。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此刻的我在今朝醉外,其实格外的煎熬,因为随着婉柔所处环境的杂乱,特别是被我装着窃听器的衣物被脱掉之后,耳机中的声音赫然也是变得断断续续。
但最后婉柔那一阵密集的呻吟却又如此的清晰,让我心潮澎湃的不由当众隔着裤子狠狠揉动了几下自己的阴茎,深吸一口期间,又只能暂时按捺下心中的火热,等待着郭晓之后对我的讲述。
而此刻的婉柔在绵长的高潮余韵过后,回想到自己刚刚那淫蕩的表现,一阵无力的羞怒间,却也长松了口气:“景洪涛竟然被淘汰了。”
尤其是想到景洪涛可能是因为看到自己而激动的不受控制射精后,婉柔羞怒之余,又感到心头再次涌动出一股火热。
“他,或许把我当成了一个自己的替代品了吧。”婉柔自认为并没有在景洪涛面前露出太多的马脚,只是随着心理大师搂住自己在自己耳边再次戏虐的调戏了一句,她这才猛然想起今天自己的主要目的,无力间急促喘息着,猛地挣脱开了心理大师的搂抱,又在察觉到景洪涛在注视着自己缓缓离开后,不由死死盯住了心理大师:“现在几点了?”
“算算,应该马上12点了吧。”心理大师毫不在意:“我猜,刚刚虽然高潮了,你一定还没满足,毕竟,那样的摩擦总没有真实的填充来的过瘾。”
“你……”婉柔想要怒斥,但却又感脸颊猛地一烫,因为心理大师说的不错,明明刚刚已经那么羞耻的当众高潮了,但此时此刻,她赫然感到自己泥泞成一片的蜜穴还在仿佛不满的蠕动着,每一次蠕动都宛若万千只虫蚁在窜动,让她在恍惚之间不由就接连几次生出想要蜜穴得到完全填充佔据的冲动。
不过,饶是如此,婉柔还是深吸一口气强行压抑了下来,因为12点马上到了,景洪涛也离开了,接下来心理大师真的无处可逃了。
虽然耳边还未彻底结束的淫声浪语不断回蕩在耳边,让婉柔心头再次弥漫出一股异样的悸动与燥热,但她却只是死死的注视,而心理大师则是毫不在意的戏虐笑着。
终于,之前那个男侍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各位,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狂欢的时刻人选也準备就当,现在就请……”
高昂而又狂热的声音回蕩在耳边,婉柔也格外的激动,她可没打算参加什么最后的狂欢,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抓住眼前这个心理大师。
心中默数着,也火热着,绷紧着也激动着,陡然间就听到男侍者那原本激昂狂热的语调变得慌乱了少许:“各位,有点变故,请有序离开。”
就像是一个暗号,人群刹那间躁动起来,一声声低骂中,一个个衣衫不整的男女慌乱的惊叫起来,而婉柔则是死死盯着心理大师。
来路只有一条,心理大师又怎么跑的了?
然而,下一个刹那,她却陡然一慌,因为她发现,心理大师根本没有丝毫慌乱的意思,甚至对自己做出了一个再见的收拾,紧接着微微一退,竟是直接在旁边一个看似平常的墙面,推开了一个暗门,然后缓缓退入。
“不好。”婉柔心中一惊,双腿猛地绷紧,整个人就宛若猎豹一般,刹那间蓄势待发,但下一刻却看到一个又一个慌乱的男女从自己身前跑过,阻挡了自己的视线,也拦了自己的行为。
“可恶。”婉柔愤怒的直接推开了人群,刚想追去,却被郭晓拉住了:“嫂子,别追了,赶紧穿衣服,不然一会我们的人进来了解释不清。”
“我……我……”婉柔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盯着那个消失在暗门中的心理大师,一瞬间就感觉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
“嫂子,别急,我们外面留的也有人。”郭晓的安慰让婉柔没有一丝兴趣,她很清楚,今晚下达的任务就是自己盯着心理大师,等警队的人进来之后,就是找一个介面乾脆了当的直逼心理大师,其他人她不能去盘问检查,甚至是不敢。
来之前其实也考虑过会有暗门的事情,但婉柔却没想到暗门就一直在她的身边,近的甚至让她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涌入心头,但猛然间她却当即飞快穿好了衣服,乾脆至极的发出了新的指示:“收队,注意在週边观察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身穿黑色T恤,瘦高的男人,一旦发现不要轻举妄动,立刻通知我。”
说着,她直接沖进了暗门:“我们跟上去,我倒要看看,这里能通向哪里?”
郭晓苦笑一身,连忙紧随其后,但赫然发现,进入暗门之后,只感觉人在往下走,但走着走着竟然接连又分出三个岔口。
“赌了。”婉柔头也不回:“一人一个,随时回馈消息。”
一番快速的穿行,甚至还追上了一对同样避难同行的男女,但随着猛然打开一扇门,却发现自己已是置身一个来往行人匆匆的街道。
而且周围正有着事先布置好的两名便衣,那两名便衣见到婉柔,先是一愣,当即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面对跟随婉柔身后出来的那对男女,只是注视了一眼,便若无其事的牛过了头去。
婉柔的心猛地沉了下去,直到过了一会郭晓也垂头丧气的走来,还拿过了自己的手机,她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有心理大师发来的一个消息:“婉柔,这样是不行的哦,想要通过警局查这里不不明智的,你也知道,你根本不敢放开手脚查这里,下一次再见了。”
看到这条资讯,婉柔不由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又不得不承认,这一次自己又败了,甚至她感觉那三条暗门通道之中,必定还有隐藏的暗门。
婉柔并不知道,其实此时自己的老公我也在为她心中那强烈的执念而努力着。
此时,郭晓眼神複杂的看了一眼婉柔,不由就安慰道:”嫂子,别会心,虽然今朝醉我们不敢查,但周围有监控,只要他离开这里,就必定会留下痕迹,我回头让人好好查一下。”
婉柔抬头看了一眼郭晓,深吸一口气后却是直接下令道:“大家辛苦了,收队吧。”
“嫂子。”郭晓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却见婉柔轻咬着红唇看了郭晓一眼后道:“跟我来。”
郭晓有些不明所以,但跟着婉柔走去,却是直接来到了一个七拐八拐的断头小道。
“嫂子?”郭晓跟在身后诧异的问了一句,顿时就看到前方走着的婉柔缓缓停下了身,转身的一刹那,郭晓不由愣住了。
忙完了一切,并且大有收穫的我,跟着窃听设备定位功能而来的我,躲在墙角看了一眼,又慌忙收回后也惊呆了。
郭晓距离更近,因此看的更清,后来他告诉我,那一刻他简直感觉自己出现了错觉。
前一刻还沮丧无比的嫂子,转身的一刹那,在两边昏暗灯光的照射下,轻咬嘴唇间,整个脸颊上却是猛然挂上了满满的红晕,神情间带着一丝羞耻和挣扎,但转眼间双眸却是水汪汪的一片,即使还隔着一段距离,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红唇张开间带出的一缕炙热气息:“郭晓,想在这里操我吗?”
一句话说完,郭晓只看到眼前的嫂子,神情间那浓浓的春情和迷离之色几乎毫无掩饰。
微微征住间,他说自己的阴茎当时就硬了,但在吞咽着口中的唾液时,还是微微颤道:“嫂子,你,你怎么了?”
“你说呢?”说着这样的话,做着这样大胆的举动,其实婉柔自己的心也在接连颤抖,但费尽心机,却终让心理大师逃走,在彻底人情这个事实之后,她顿时感觉浑身豁然一轻,却在同时又宛若有一团火憋在胸口。
加上,之前心理大师说的很对,从进入今朝醉酒吧到最后,自己不知忍耐了多少次,那,那一次隔衣挠痒一般的高潮,真的是始终让她还在渴望着啊,甚至就连追心理大师的过程中,那每一次跑动,她都在强忍着蜜穴终涌动的那股酥麻。
两者交融,促使着她急切的渴望想要得到宣洩和释放,一般是因为体内还残留的催情气氛,一半则是因为身体的本能。
大胆而又主动的行为做出的一刹那,她更加的羞耻,但一直憋着的那团火也再也压抑不住的轰然爆发而出,看着怔怔出神又激动到颤抖的郭晓,不由就咬着嘴唇道:“嫂子,不是答应你了吗,嫂子会兑现承诺的。“
“但……”婉柔这样说着,却又感觉蜜穴已经开始疯狂蠕动起来,那如此强烈的渴望,几乎瞬间就要淹没她整个脑海,让她的心在久久压抑之后,面对郭晓这个熟悉的人,刹那间彻底放开,急促呼吸中不由缓缓走到了郭晓身前,贴在郭晓耳边情不自禁的说出着连自己都不忍直视的话:“这次先来操嫂子好吗?”
“呵呵。”郭晓做为一个花丛老手,感受着怀中婉柔身体的滚烫,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明白归明白,却丝毫不妨碍他刹那间迸发的无尽兴奋,一声粗重喘息,直接将婉柔搂在怀中,然后将婉柔朝墙边一推,便弄成了一个羞耻的后趴姿势。
“我……嗯……”郭晓只感自己的身体没有了重量一般,感受着郭晓火热终的一丝粗鲁,双手支撑在冰冷墙壁的一刹那,只感满心火热直接爆涨,一声羞耻的嗯嘤声中,顿时无力的闭上了双眼,急促喘息间,却又情不自禁的撅高了自己的臀部。
刹那间,只感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直接被郭晓粗鲁的扒下,紧接着一根硕大的滚烫当即便抵在了自己始终泥泞着的蜜穴。
“我……哦……”一刹那,婉柔只感随着郭晓龟头与自己蜜穴的紧贴,全身的火热就仿佛一下子就聚集了两人的交合处,一声悠长呻吟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她脑海中浮现的赫然全是自己在今朝醉中经历的那一次次撩弄。
“这样,就,就真的没办法在你面前掌握一切了啊。”急促喘息中,婉柔迷离的想着,但身体却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即使犹豫着,挣扎着,但那高高撅起的臀部,却又情不自禁的微微扭动着。
随着那硕大的龟头伴着无尽的滑腻微微陷入少许,她当即紧咬着嘴唇,昂首发出颤抖的嗯嘤,仅有的挣扎也在瞬间支离破碎:“就算掌握不了,我,我也真的有点忍不了了啊……嗯……傅婉柔,你,你真是一个骚货……哦……”
心中回蕩着无力而又火热的喃喃,婉柔再也顾不得挣扎和羞耻:“郭晓,来操我。”
“骚嫂子,操。”郭晓格外的火热,一边说着赫然是又扬手在婉柔臀部拍打了一下。
微微的痛楚感袭来,让婉柔心中一阵羞怒,刚想说话,却猛感那个原本只是撩弄在自己蜜穴入口的龟头,当即微微陷入了少许。
“我……我……嗯……哦……”刹那间因一股充实而迸发的快感,就如同她嘴中发出的呻吟,根本无法压抑,颤抖而又迷离中不由羞耻的颤道:“郭晓,嫂子今天是你的。”
一句羞耻的话落下,迎来的便是蜜穴中那根阴茎再次缓慢而又有力的挺进,但随之却听到郭晓喘着气一边大力揉捏自己的臀部,一边几乎咬牙切齿般问道:“嫂子,你个骚货,明明就是自己在里面被人撩兴奋了,还偏偏说什么兑现承诺。”
“我……我没……哦……”就像是刹那间被撕开了身上的遮羞布,婉柔迷离羞耻中,猛地一个激灵闪过,刚想反驳,但随着郭晓猛地一下狠狠插入,所有的言语顿时化作了最酥软,最无力的呻吟。
“骚货,告诉我,我说的对不对。”郭晓又何尝不是一样,在今朝醉中经历了百般挑逗,但最终还是只能苦苦憋着,此刻虽然很想好好的调戏一下身下的嫂子,但一进插入,便只感阴茎被一圈无尽柔软所包裹,当下心中一蕩,直接就用双手扶住婉柔的臀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我躲在墙角,在发现婉柔双手支在墙上淫蕩的撅起臀部后,终于可以大胆的偷窥下去了,先是耳边一阵清晰的”啪啪啪“之声传入耳中,继而就看到自己的妻子身处在杂乱的环境中,高高撅起着自己雪白的臀部,伴着身后自己铁哥们发洩一般的大力抽插,一次次颤抖着身体,一次次扭动着臀部,一次次昂首发出着勾人的酥软呻吟。”
“郭晓……我……哦……哦……嫂子是你的……嗯……哦……”婉柔那如此放蕩的呻吟是我从未见过的,不仅刺激的我血脉喷张,也刺激的郭晓几欲疯狂了一般。
“嫂子,爽不爽,骚货。”一声声羞辱中的低骂中,只见郭晓每一次抽插都仿佛用尽着全身的力气一般,同时还在问道:“嫂子,回答我,是不是被别的男人撩的发骚了?”
“我……我没有……嗯……哦……”婉柔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虚伪”,但每随着郭晓一次发文,她那从嘴中传蕩而出的呻吟,不由就随之高昂,酥软了几分,身体的颤抖,扭动也强烈了几分。
“嫂子,告诉我,有没有。”
“没……没有……啊……”
“有没有,是不是因为别的男人发骚了。”
“我没……哦……啊……嗯……嗯……”
每一次不承认,迎来的都是郭晓报复一般,更加有力和深入的抽插,可能是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此刻身处的环境,她高昂悠长的呻吟,顿时压抑了几分,但那几乎带着一丝哭腔的颤音,无疑又揭露了她此刻的的兴奋和快感。
“骚嫂子,让你不承认,让你不承认,让你不承认。”一句句火热询问,眼看眼前那宛若蕩妇一般的嫂子还嘴硬着不承认,带给郭晓的唯有最狂热的兴奋,一次次巨大的抽插力道中,只带动出一缕缕黏滑的淫液溅射在自己的大腿,有力的揉捏只在眼前嫂子雪白的臀部留下一道道红印,但却见婉柔的反应越发剧烈。
一次次极限的撅起着自己的臀部,甚至猛地伸出一手,有力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就仿佛在催促着他更猛的操弄一般:“郭晓……我……我……我……哦……嗯……嗯……嗯……”
听着耳边回蕩的勾人呻吟,感受着身下蜜穴那一次次有力的收缩和蠕动,郭晓深吸一口火热的气息,也是彻底发了狠,一下子尽根抽出,然后微微向上倾斜着,直接用自己硕大的龟头上挑摩擦着婉柔的阴壁,狠狠的尽根而入:”骚货,承认吗?”
“我……我……哦……我……我承认……嫂子承认……哦……”一刹那,只看到身下的嫂子如遭电击,身体剧烈颤慄着,昂首发出着压抑而又饱含哭腔的呻吟,顿感阴茎伴着无尽柔软的包裹,当即又缠绕上了一股浓浓的滚烫滑腻。

    (未完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