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丫鬟是娇妻(序+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淫蕩丫鬟是娇妻(序+一)

作者:lovelegend
字数:11386
2019/07/2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

新手第一次在这里发文,这篇文章也是一次写完没有再回头修改,品质上来说可
能算是一般,还望大家能够带着包容的心态去看,能在评论区指出我的不足,以
后我会努力加以改正,争取写出更好的作品。
***********************************

                 (序)

我叫夏云,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因为一场车祸,我穿越到异世界的古代一位
王爷家里重生了。身为长子的我待遇得天独厚,再加上从小到大由于前世的知识
与记忆,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不但聪颖过人,见解独到,心境上更是少年老成。
自然而然地,我被当做家中的大力培养物件,也是家中唯一有天赋从政的年轻一
代,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转眼间,我也重新活了17年,在家中逐渐也有了话语
权。
我身高约175,也算是仪錶堂堂,玉树临风,但这些年,我一直尚未婚娶,连
贴身丫鬟都没有,不是因为其他,而是我个人是一个「婊子」控。我喜欢的女人
类型,不是那种纯洁无瑕,大家闺秀类的女子,而是淫乱下贱,水性杨花,视贞
操于无物的女子。在这个世界的文化的影响下,就算是青楼女子,也有自己的操
守,多是生计所迫,一旦被赎出,只会比一般女子更死心塌地。不过天下之大,
总会有複合我要求的女子。
这天,我雇的探子经过半年的打探,终于有了消息。
「附近一个县城内有一个刚满20岁的女子。听说她原本是一大户人家从小养起
的丫鬟,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狐媚子。常年与府内府外各类男性有染,被撞破后赶
出家门。被他们家老夫人撞破的时候,正同时和两个家丁同时苟合,一前一后把
这丫鬟夹在中间,场面淫糜至极,气的老夫人直接晕了过去。儘管这家想封锁消
息,可现在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这丫鬟流落街头,连饭都讨不到,青楼都不肯
收留啊,已经两天没讨到一口饭了。您看……」
我一听便来了兴趣
「好,先给她吃点饭,清洗一下,换身衣服,然后接过来。你做的不错,有赏,
下去领三十两银子,除去接她的费用剩下都是你的。」
「嘿嘿,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来人像模像样地作了个缉,欢天喜地地下去了。
三天后,人便被带到了府上。这丫鬟的确是有几分本钱的,儘管穿着宽鬆的布衣
,跪在地上低着头,也能让人一眼看出胸前掩盖不住的丰满,估计至少是D杯。

我挥挥手让其余人退下,房内只剩我们二人。
「抬起头来。」
我端起茶抿了一口,随意说道。丫鬟怯生生地抬起头看向我,身体微微颤抖着,
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一看到这脸蛋,我就知道这次是捡到宝了:这丫鬟简直一
副「狐媚相」:一头披肩黑长直,瓜子脸柳叶眉,精緻的小鼻子还有高鼻樑,一
张樱桃小嘴紧紧抿着,一双丹凤眼水汪汪地,随着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地眨巴
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单看这场面,简直就是一个被强掳来的良家女子。我
并未表现出任何情绪,而是继续开口:
「姓甚名谁?」
「回稟大人,民女是被卖到商府,从小家养的丫鬟,刚满二十,唤作翠竹,未被
赐姓。」
口齿还算伶俐,我心想道:
「那为何流落街头?」
只见她表情闪过一丝惊讶与纠结,又随即恢复正常:「民女与府内下人私通,被
撞破后赶出家门。」
「倒是挺诚实」我心想。
「不止一次吧?说说看到底有多少次。」
只见她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具体……不记得了,从15岁开始便有了,每天基本都会……」
「听说你被抓时,和两个人同时私通?而且5年来你都没人揭发你?」
「民女基本和府内所有男性下人都有染,大家都把我当做是寻欢作乐的好去处,
自然不会揭发。女性下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只敢私下议论。由于我本就
是玩物,所以两个人一同找乐子也属正常。」
说罢,她便再度低下头去,同时发出了微微的呜咽声。这一番话看似诚实,实则
避重就轻,把自己说成玩物,表现了自己可怜弱女子的形象。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老实回答,这些是他们强迫你的吗?想清楚怎么回答,我
要的是实话。」
她停止了啜泣,微微抬头,眼睛红红的,一脸苦涩。
我没有再看她,而是开始品茶,经过一分钟的天人交斗,她垂下头,小声的回答

「他们没有强迫我……」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丫鬟了。」
她猛的抬起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你很诚实,我很满意。以后你便是我的亲信。」
我虽然喜欢淫蕩的女子,但是依旧喜欢诚实的,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她们出去浪
。同时也是时候,发展一些自己的亲信了。
「谢谢少爷大恩大德,奴婢愿为少爷当牛做马以谢少爷再造之恩!」她跪在地上
拜了又拜,随即我便让手下人办置她的入户了。
当天,我房里便添置了新床铺,当我午睡过后,一睁眼便看到了穿着府内服装的
翠竹正在房里忙里忙外收拾屋子。
「给少爷请安。」
翠竹见我醒了,连忙小跑到我面前,为我更衣。她站起来我才发现她并不是太矮
,由于腿较长跪在地上才显得娇小,身高足有1.65。胸前由于太过硕大,也
伴随着一阵颤动,使人大饱眼福。毕竟刚刚才认识,她还是很刻意的与我保持距
离,神色略微紧张,生怕我对她有所不满。我穿好衣服,环顾四周,确实东西摆
放的整齐许多,各种家俱也都擦过一遍,地看起来扫了一半,最关键的是这一切
做的很安静,丝毫没有打扰到我午睡。
「翠竹,做的不错。」
我沖她点点头,表示满意。
「谢少爷夸奖,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下午我便出门,前去与同辈人应酬,在酒楼聚餐到四更才归家。一进房子,便看
到趴在桌上的翠竹一个激灵直起身子来,赶紧站起来扶我进屋。看到夜半等待的
她,让我大为受用。
「以后要是我回来太晚你就先睡。」在她安顿好我準备回床时,我叮嘱道。
「少爷未归,奴婢理应等待。」
我未多说什么,让她回去早生歇息,自己也就睡了。
不知不觉也过了一个月,我和翠竹也熟络了一些,她也不像第一天那般拘谨。

过了几天便是每月的晚市,在晚市上会有各种游戏,如投壶,套圈等,是这个城
市特有的文化。同时也有小吃和小商,通常卖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食物或饰品。
如此佳节,我便让翠竹换好便装,陪我前去。
我带着翠竹,尝了我自认为还不错的各种小吃,一开始,她受宠若惊,慌张地拒
绝,说一些奴婢怎能和公子一起吃等等,我佯装生气,才让她安心去吃。慢慢的
,她也显得不是那么拘谨,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西域进口的首饰嘞!走过路过看一看啊!」一个小贩喊着,翠竹正吃着糖葫芦
,眼睛却不断地循声瞟去。我见状便牵住她的手。
「一起过去看看?」
翠竹由于我的牵手,脸瞬间便红了,小声的应了声。我拉着她,便走到了小摊前

「这位爷,我们这都是正宗西域进口的好货,保证是方圆百里最便宜最正宗的,
让您夫人随便挑随便选啊」
小贩满脸堆笑,翠竹脸更红了,刚要开口辩解,便被我打断。我鬆开她的手,笑
着看着她。
「想买哪个买哪个,想买多少买多少,都买给你。」
翠竹上前挑选着,同时又用问询的眼光瞟我,我只好示意让她不用担心。女人挑
起东西来确实是精挑细选,约摸一刻钟,她手里拿着一支发钗和一对耳环,一脸
的犹豫不决。
「这两个拿不定主意?」
翠竹听闻我的问询,点点头。
「公子更喜欢哪个呢?」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从她手里接过这两个首饰,递给老闆。
「客官您夫人真是好眼力啊,这可是我这次进货唯二的两件上品!」
我赞许地看了一眼看向身边的翠竹,而翠竹也害羞地低下了头,小声道
「公子,买一件就够了吧。」
「哈哈,假如你整个摊子都看上,我把整个摊子的首饰都买给你,大丈夫岂有说
话不兑现的道理?」
小贩听了嘿嘿一笑。
「客官,这两件一共是三两银子。」
翠竹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三两银子,她原来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只有二两银子,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西域首饰却要这么贵!翠竹拽了拽我的衣角,害怕地跟我说

「公子,不要买了,翠竹不要了。」
「没问题!」
翠竹听我这么说,长吁一口气。却又惊慌得看着我把手伸进衣服口袋,拿出三两
银子递给小贩。小贩笑呵呵地把首饰递给我,我拉着翠竹便离开了。
「公子,这也太贵了!」
走远后,翠竹依旧一副担忧的样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没关係啊,你开心就好了。」
我不以为意地说道。
「来玩就是要开心啊,而且你是我的贴身丫鬟,要是没点排场,让人家怎么说。

听完这番话,翠竹的脸色才缓和下来。小声地说了句
「谢谢公子。」
「呦,这不是翠竹吗?」一声不合时宜的突兀声音打断了我们,翠竹听到这声音
,表情一下子变得恐惧,惊慌地躲到我身后,我便知道来者一定不善。
「呦,翠竹,你这狐媚子被赶出府上怎么还没饿死啊,这是又勾搭上野男人了?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你的那些事啊?」
来者是一个丫鬟,估计是翠竹原来府上的人,看这架势一定与翠竹不对付。也是
,单凭翠竹的长相,就应该被府里的女性立为公敌了。
身后的翠竹抓我的衣服抓的更紧了,同时开始小声地啜泣。今天本来就是想让我
和翠竹增进关係的,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出,毁了翠竹的好心情,我自然也气不打
一处来。
「翠竹的事我都知晓,还请你不要再打搅我们可好?」我说这话是压抑着自己的
怒气,毕竟街上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围成一圈开始围观了。这丫鬟见围观人多,更
加不顾及分毫,更嚣张了
「你这贱货就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勾引完这个男人勾引那个,还和两个男人一起
被抓了现行,怕是青楼女子都没有你这么放蕩,也不知道你又给这个男的喝了什
么迷魂汤……」
我再也无法忍耐,轻轻推开翠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丫鬟面前。
「你干嘛?想护着这贱女人,你知不知道她和多少人上过床了,我这是为了你好
……」
只听啪的一记耳光,那丫鬟被我一巴掌扇倒在地。全场寂静无声,甚至翠竹也惊
诧地停止了啜泣。
「出言不逊,该打!」
过了好一会儿,那丫鬟才反应过来
「你敢打我?你这贱男人,还护着这婊子,真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啊,救命啊,
杀人了,救命啊!」
围观人群也开始指指点点,有的说这丫鬟咄咄逼人,又有人说翠竹淫乱下贱,还
有人为我感到不值。
过了一会儿,一队巡查卫兵匆匆赶来。卫兵头子名叫赵安,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黝
黑汉子,往那里一站便如兇神恶煞一般不敢让人放肆。而且此人虽嗜酒好色,可
却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
「官爷,帮民女申冤啊,这个人当街辱駡我打我,还扬言要杀了我啊!」这丫鬟
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凄惨。围观人群也有些看不下去
「这位小哥的确打了你,是你三番五次辱駡他身边女子在先!」
「是啊,这位小哥也没有辱駡你,更没有扬言杀你。」
「真是个胡搅蛮缠的女子,打的不冤!」
「无论怎么样,这小哥是个男人。」
听着人群的议论,赵安一下子就明白了大概,沖我一抱拳:「夏公子受惊了,此
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来人,把这刁蛮女子带走。」
「这是夏府的大少爷啊!」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瞬间便炸开了锅,纷纷猜测我和翠竹的关係,而那丫
鬟一听,便瘫软在地,因为她知道,别说是她,就是她府上的老爷,也是得罪不
起我的。想到回府的惩罚,便一下子瘫倒了。
「走吧翠竹,回府去。」
我拽住在一系列变故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翠竹,沿着人群让出的一个口子离开了

(一)

到了屋里,我在翠竹的服侍下换上睡衣,在整个过程中,翠竹的眼神都很闪躲。
我坐在床上,等着翠竹换衣服。不一会儿,便看到低着头,只穿了亵衣的翠竹,
怯生生地走了过来。
「翠竹,你这是?」
「少爷若不嫌弃,今晚便让奴婢伺候吧。」
「翠竹,不用勉强自己的。」
「奴婢知道少爷对奴婢的好,在奴婢流浪街头的时候,是少爷收留了奴婢,平时
也不会打骂奴婢,甚至连狠话都不会说,今天不但给奴婢买了首饰,还帮奴婢出
头。奴婢一无所有,只有用身体能偿还。奴婢只求侍奉少爷左右,不求一丝一毫
的名分。」
「翠竹……」
「奴婢知道自己原本不守妇道,并不奢求能与少爷共度春宵,只愿为奴为婢侍奉
少爷,若少爷觉得奴婢的口舌一样髒,奴婢愿去青楼陪酒接客,为少爷挣些银两
,以抱少爷的恩情!」
说到最后,翠竹已经带着哭腔,泣不成声。
「翠竹,过来坐吧。」
我示意让翠竹坐到我身边,低着头哭着的翠竹,被我一把揽入怀中。
「少爷,我真的好讨厌现在骯髒的自己,翠竹不配得到少爷这样的对待。」
「没有啊,你一点都不髒,在我看来你真的是个好姑娘。」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
着。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对我像少爷这么好过,在我小的时候,有的时候只是因
为女主人心情不好就会挨打,吃不上饭,长大以后,女主人因为我的样貌处处给
我使绊子,变本加厉地打骂我,丫鬟们也开始排挤我。」
「但是男的都开始色眯眯的看着我,终于在十五岁的一个中午,管家把我强姦了
,逼着我一次又一次和他苟合。」
说着她又开始哭,我安慰着她,让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口。
「我开始享受男女之事的乐趣,想着只有这件事,能让我有些许的快乐。在我的
态度转变后,管家也不会给我太累的活,还会偷偷给我塞些零花钱。有时我会感
到羞耻与愧疚,但是每当我有这种想法,男女之事的快乐和生活的改善便让我把
这些感觉抛到脑后。」
「我开始勾引其他男人,既然女人们都说我是狐媚子,又何必让她们白白诬陷。

说到这里,怀中的翠竹抬起头,脸上多了一丝媚意与决绝。
「我的生活确实变好了,能买得起以前买不起的首饰,挨打时也只是走个形式,
儘管如此,我却愈来愈放蕩,彻底成为一个淫女。」
翠竹说到这里,紧咬着嘴唇,像是要咬出血来,又低下头去。
「从一开始的被动,变成我的主动,在我17 岁的时候,一个男人已经满足不
了我了,就这样越来越下贱,直到被撞破,我才发现我变得什么都不是,甚至失
去了所有东西,终于沦为了今天这幅模样。」
此时的翠竹眼神失去了波澜,起身要挣脱我的怀抱。
「少爷,我好后悔,要是知道有这么一天,能被少爷这样对待,我宁愿吃再多的
苦,也要守住自己的贞操,至少能把自己的贞洁献给少爷,这也是我拥有的最宝
贵的东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自己的私处都耻于让少爷看见。」
说罢,翠竹眼中又闪烁起泪花。
「翠竹,贞洁不是你最宝贵的东西。」
怀里的翠竹听后疑惑地抬起头,看向我。我把她的耳朵贴在我的胸膛左侧。
「翠竹,你听到了什么?」
翠竹一下子明白了,泪水像决堤一样涌出。
「所以最宝贵的,是你的心啊。」
我将她的身子彻底抱起,让她坐在我的腿上,低下头激烈的和她热吻起来,她也
努力配合着我,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贪婪地汲取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过了良久才分开。翠竹此时已经由悲伤变为了兴奋,眼神迷离地看着我。
「翠竹发誓,翠竹的人和心这辈子都只属于少爷一人。」
「你不是刚刚还说,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吗?」我刮了一下翠竹的鼻头,逗弄她

「翠竹从此一心为少爷,若是翠竹再去唔……唔……」
我一把捂住翠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我只要你的心就够了,我怎么忍心看你不快乐呢?」
「少爷……?」
翠竹看我的样子有些疑惑,似乎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你以前怎么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人。」
我赶紧打了个圆场,我的幻想对她来说还是为时尚早了。
「嗯……」
翠竹一脸娇羞,像小猫一样缩在我怀里。两个人都知道了今晚将要发生什么。

我把翠竹推倒在床,轻鬆配合着她脱去她身上的亵衣,她的身材完全地显露在我
眼前。与她清秀的面容不同的是,她的身材十分惹火。胸前一对硕大的馒头就算
躺着也依旧挺拔,纤细的腰肢,雪白的长腿,后翘的屁股,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尤
物。翠竹此时一只手遮住双乳,一只手捂住下体,头扭到一边,不敢与我对视,
显得有一份担忧。
「翠竹,你真美!」我由衷讚歎到。
「谢谢少爷……」
「快把手拿开吧,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全身。」
「是,少爷……」
翠竹拿开了胸前的手,两颗硕大的黑葡萄一下子便展现在我眼前。她的乳头呈与
她身材完全不符的如孕妇般的棕黑色,乳晕不小,乳头长而扁,是常年被吸吮嗜
咬造成的。面对着这身经百战的黑色葡萄,想像着其他人像婴儿一般吃着我怀中
人奶的样子,我的下体一下子就硬了。
「没事,翠竹的乳房很美,让我再看看下面。」
「翠竹这里,真的很髒很丑……怕少爷嫌弃……」
「我不是说了吗?我只要你的心,来,让我证明给你看。」
我把翠竹靠墙扶起,拉开她捂着私处的手,叉开她的双腿,让她整个人靠墙呈m
字腿型,而我自己,则趴到她双腿之间,近距离观赏她的秘密花园。
翠竹此时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只能任我摆布。虽然她一言不发,但是明显的
,她的阴部感受到的我的鼻息也让她变得有些兴奋。
翠竹不愿意让我看,确实是有原因的。单看她的私处,我甚至会以为这是一个四
五十岁的生过两三个孩子的女人。首先她的阴部很黑,在浓密的阴毛下,皮肤也
完全没有大腿那样的白皙,而是呈油亮反光的棕褐色,而没长毛的阴道位置,两
片大阴唇附近已经接近完全的碳黑,小阴唇也很长,软软地拖在大阴唇外,也是
为数不多带点粉色的位置之一。第二就是松,她的大阴唇很大,合的也并不拢,
中间有一条不小的缝隙,像是一道深深的粉色伤口,嫩嫩的粉肉在黑色多毛的私
处显得格外显眼,黑色的洞口也在这道伤口的最下端一览无余。第三就是骚和髒
,浓烈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腔,这是尿味,白带等分泌物的混合味道,还带着一
点男人精液的腥味。而由于她的洞口大开,阴道内的味道更是浓烈。黑色的唇瓣
上有分泌物的乳黄色结痂,而粉色肉缝内更是有粘稠的白带。估计如此多的分泌
物,也是由于常年频繁做爱留下的后遗症吧。
再看她阴道下方的菊花,自然也和少女粉嫩的雏菊不同。翠竹的菊花,已经无法
完全合拢了,黑色的菊瓣中间,有约摸小指粗细的洞口,露着里面血色的肠肉。

此时的翠竹见我半晌未说话,已经是惴惴不安,想要合拢腿,又碍于我未发话,
不敢妄动,索性闭上眼不再看。
「好美……翠竹你真的好美……」
「啊少爷,你在说什么啊,我下面明明这么丑。」
翠竹有些惊讶,睁开了眼睛。
「翠竹相信我,我觉得一点都不丑,反而美极了。」
说着我再也无法忍耐,直接吻上了她的私处。我从大腿根部开始,舔舐,亲吻着
她除性器外的下体。我本就坚硬的肉棒一下子成了铁棒,也开始流出先走汁。

「少爷,下麵真的髒,啊……不要舔了少爷,啊……」
从未被口交过的翠竹第一次受到这种刺激,本就湿润的下体一会儿便湿透了,黏
糊糊的淫液滴答滴答地滴到我的床上。
此时的翠竹,已经媚眼如丝,脸也变得通红,双手也开始揉搓起胸前的两块乳肉
,不时还揪揪乳头,本就变形的乳头在她的拉扯下被玩弄成各种形状,很明显她
对这淫蕩的行为早就习惯了。
我见时机成熟,便开始对她的花瓣发起了攻势,直接深吻上了她的私处,脑袋不
断上下移动,用舌头在她的缝隙中游走。
「哦!」
翠竹发出一声嘤咛,头向后仰去,双腿也颤抖着有合拢的趋势。
「翠竹,想并上腿就并上,夹住我的头。」
翠竹的腿马上合拢,随着我的舔舐,一松一紧地夹着我的脑袋,由于我不能自由
移动头部,便开始了阴蒂的吸吮,微硬的小豆豆一会儿被我舌头逗弄,一会儿又
被我牙齿轻咬。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翠竹在娇喘中浑身颤抖,我下巴一热,赶
忙张开嘴迎接汩汩的爱液。爱液不同于尿,而是粘稠,且有着淡淡的酸味,一种
浓浓的荷尔蒙味道。在她高潮结束瘫软在墙上后,我咽下满嘴的爱液,同时在没
有任何刺激的情况下,我的精华在内裤中一泻千里。
我坐了起来,翠竹已经是眼神迷离,看起来一副精疲力尽但却爱意满满的样子。

「少爷,好舒服,我从没有这样舒服过。」
「翠竹下麵的水也真的很好喝。」
我笑道,嘴角和下巴上还满是淫液。
「少爷能对我满意,就是我的福分了。」
翠竹也知道,很多大户人家,也有着不同寻常的癖好,所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少爷还需要翠竹做些什么呢?」
翠竹已经断定,我肯定是有特殊的癖好,才会对她如此,看得出来,她脸上少了
一份爱慕,多了一份顺从。
「翠竹,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吗?」
我擦了擦嘴,把光溜溜的翠竹搂到怀里。
翠竹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是不是觉得我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特殊癖好?」
殊不知自己心理活动全写在脸上的翠竹一脸不可置信,过了良久才微微点了点头

「没错,我确实是有特殊癖好。」
「少爷,翠竹一定会好好服侍您……」
我打断她的申辩,继续说。
「这几天,我了解了你不少,你最让我喜欢的,是诚实。」
「我之前收留你,的确是有特殊的癖好,但是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你干活卖
力,做事踏实,无论好的坏的,你都如实地回答了我。」
「我又知道了你的过去,你的想法。你不避讳自己对男女之事的喜爱,没有推脱
,而你的过去,也是环境所迫。」
「你真的很让我怜爱,一开始,我只是想找一个贴身丫鬟,满足我特殊的生理需
求,但现在,我也爱上了你。」
「等到时机成熟,我会让你做我的妾,甚至正妻。」
听完我这番深情表白,翠竹的脸上再次写满了甜蜜。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当真
,在她眼里,让我爱上她,就已经是奢求了。
「那少爷,你的特殊癖好是什么呢?」
「要叫相公。」
「好好,那相公,想让妾身做什么呢?」
翠竹满脸笑容,依偎在我身边。
「我有一种服侍女人的癖好,就像刚刚那样,为你口交,我也同样喜欢舔脚,舔
肛之类的,反正就是想让你舒服。」
「那我们什么时候做爱呢?」
翠竹对这个问题确实很感兴趣,她真的是很喜欢男女之事。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不做爱,你能忍受吗?」
翠竹脸上顿时变得苦闷,但还是决绝的说「翠竹全听相公的。」
我哈哈一笑,在翠竹脸上啄了一口。
「我就逗逗你,肯定不会不让你做的。」
翠竹苦闷的脸色这才好转起来。
「如果我说,你可以自由挑选做爱的对象呢?」
翠竹俏脸一红,娇嗔一句。
「相公怎么又逗我,讨厌!」
「没有,我是认真的。」
翠竹顿时被震惊了,呆呆地看着我。
「你也说了,一个人满足不了你,而我又想让你快乐。还记得我说,我只要你的
心就够了,你都把自己的心託付给我,我当然要给你最大的快乐了。当然,你要
是一直选择和我,不和其他人,也是可以的。」
「我的癖好其实就是服侍风骚的女子,用口舌为她解决生理需求,同时帮助她去
和其他男人苟合,为她準备,望风之类的。在他人眼中越是淫蕩的女子,在我眼
中就越高洁,我的梦想,就是娶一个完全沉沦于男女之事的妻子,甚至让她生下
不属于自己的孩子。」
「怪不得,你会选择我……」
翠竹翻身跨坐在我腿上,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满眼都是情欲。我能感觉到,她
的下体已经湿透了,淫液打湿了我的裤子,渗到了大腿上。
「如果说,我变得比现在还淫蕩,你会不会抛弃我?」
「不会,我爱还来不及呢!」
「如果说,全城人都知道我是个贱货,你会不会因为面子过不去抛弃我。」
「不会,我会告诉他们,就算是再风骚,也是我最爱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玩腻了,一定会抛弃我的。」
「不会,我夏云在此立誓,一辈子只娶翠竹一人为妻,永不与其他女人行男女之
事。」
「那你岂不亏死了,我可以和任何人做,但你却不行。」
翠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会不会永远对我说实话,永远不背叛我,永远都把你的心交给我?」
听了这话,翠竹顿时变得严肃正经,光着身子的她举起手立誓的模样实在是有些
突兀。
「翠竹在此立誓,永生永世不背叛夫君夏云,在夫君面前没有任何隐瞒,永远深
爱夫君夏云。」
在这番宣誓后,我们都明白了答案。随即我也脱下衣服,两个人在床上拥吻在一
起,我的鸡巴也再次硬了起来,滚烫的肉棒贴着翠竹的小腹,她的玉手也向下抓
来。
「夫君,你的鸡巴不大啊,怪不得会有这种癖好。」
翠竹已经彻底发情了,一边抚摸着我的鸡巴,一边在我耳边喘息着。
我的鸡巴的确不大,只有12釐米长,而且比一般人的都要细,像一根营养不良
的豆芽菜。
「你相公的小鸡巴要进去了!」
我抬起下身,调整了一下位置,在体液的润滑以及性器大小的差距下,极其轻鬆
的我便插入了她的阴道,开始抽插起来,啪啪的交合声在房间里回蕩。
「啊……进来了,相公的鸡巴……」
「舒服吗?」我卖力地抽插着,但翠竹只是小喘,根本没有叫的意思。
「不行啊……相公你的本钱不够……卖力但没感觉啊……」
说着翠竹把一只手伸到下面,开始揉搓起自己的阴蒂,这时候她才开始呻吟。

「啊……没用的相公……必须让人家……哦……自己满足自己……」
「啊啊啊!我要射了!」
我嘶吼着拔出自己的鸡巴,把精液射在了翠竹的小腹和手臂上,而从我插入到射
精,还不到5分钟。翠竹仍未停下自己的手,而我拔出鸡巴也没有对她造成任何
影响。
「啊……相公怎么这么没用……快来给我……好好舔……」
不用她说我便俯下身去,把头埋在她两腿之间,将她和自己体液的混合通通舔进
嘴里,然后开始像吮吸乳汁一般吞食着她下体的淫液。一会儿把舌头在阴道里抽
插,一会儿又用牙齿逗弄阴蒂。而翠竹也停止了手淫,转而用手按住我的脑袋,
控制着我的脑袋来自慰。
「相公你的嘴可比鸡巴中用多了,哦!好美……」
「可是嘴再爽也不如大鸡巴……啊……想要大鸡巴……」
「幸好我没发那个把身体……给相公的誓……啊……要不然我下半辈子就和高潮
无缘了……啊!」
听着她的羞辱,我也变得更加兴奋,舔的也是更加卖力。约摸过了半小时,当我
舌头发酸都要抽筋了,翠竹终于迎来了高潮。
「啊啊啊……去了去了……」
我张大嘴,迎接翠竹的潮吹,当最后一滴也被我咽下后,我又舔了舔阴唇和下阴
,为翠竹做了一下清洁,才起身躺到喘着粗气的翠竹旁边。
「这下舒服了吧?」
「一般般,比自慰强点吧。谁叫我的相公这么没用呢,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射了。

翠竹白了我一眼,但眼里依旧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被操的下不来床!」
我装作生气,哼了一声。翠竹见状噗嗤笑了。
「原来府上三个人和我做了一晚上,我也没有下不来床,更何况他们还都比相公
你的本钱强不少。」
「我又没说是我自己啊,到时候我找几个大鸡巴,使劲轮你这小骚货一晚上,让
你好几天都疼得别想再做。」
「一个晚上怎么够,我天天都想要大鸡巴。」
「好,好,到时候你们睡我这个大床,我睡你的小床,给你们让位置。」
「爱死你了相公!」
说着我们又吻到一起,随后也就相拥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时,翠竹和往常一样在打扫房间,仿佛昨天的事没发生过
一样。
「娘子!」
我笑着喊她。翠竹听到后,放下手中活计,也走到我床边坐下。
「相公,有没有发现人家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啊?」
翠竹此时穿着和平时一样的丫鬟服,梳着丫鬟头,不过头上戴着我昨天给她买的
耳饰和钗子。
「首饰很漂亮嘛,娘子的眼光真不错。」
我夸讚道,翠竹往我身上一靠,表情变得妖娆起来。
「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我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翠竹,沖她摇摇头。
「看不出来了。」
翠竹一把拉过我的手,按在自己高挺的胸部上,这时,我的手心感觉到她明显的
凸起,顿时明白了,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娘子,你没穿……」
「对,喜欢吗相公?」
翠竹沖我妖豔一笑,又接过我的另一只手环抱住她,同时把那只手伸进自己半卷
起的长裙下。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她怎么能勾引到那么多男人,也让全府的女人都
骂她狐媚子了,这何止是狐狸,简直是九尾的啊。
「何止是喜欢,我简直爱死你了!」
「吻我。」
我深深地吻住翠竹,一手揉捏着她的双乳,一手玩弄着她的阴部,不一会儿,翠
竹便开始微微的呻吟。
「啊,下麵好痒……」
此时的我也早已硬到不行,赤裸的我一把拉过她,让她跨坐在我面前,轻鬆就把
自己不大的鸡巴捅进了她宽鬆湿滑的阴道里。
「不行……太小了,不够大……」
翠竹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一只手伸到了我们的交合处,不
过这次她不是去爱抚阴蒂,而是直接伸入两个手指,贴着我的鸡巴在阴道内搅动
起来。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两根手指和我的阴茎在一个洞里挤着,不同的触感和自己满
足不了翠竹的屈辱感让我更加兴奋。翠竹在我身上扭动着,取悦着自己,很快便
达到一个小高潮,随着她高潮时阴道的收缩,伴着手指的压迫,我也泄了出来。
在她闭眼享受完后,抽出沾满精液和爱液的手指,我软踏踏的阴茎也顺势滑了出
来。
「来,想要和昨天一样吃乾净吗?」
翠竹把手举到我面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我。
我看着她沾满晶莹和白浊液体的两根手指,没有丝毫犹豫,便一口含入,滑溜溜
的手指被我吮吸着,在我口腔中玩弄我的舌头。
「在遇到相公你之前,我根本想像不到世界上还有你这样完美的夫君。」
翠竹继续用那种蔑视的眼光看着我。
「在生活中,我是你的丫鬟,将来还会是你的妻子,但在男女之间,你要侍奉我
!」
翠竹此时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女王,从小到大的经历让她压抑已久的天性终于得
到了释放。
「想像一下,如果你现在嘴里的,是别人的精液呢?」
「不但你的嘴里,我的嘴里,屁眼里,阴道里,子宫里,以后也经常会有其他人
的精液。」
「而你要帮我创造机会,把风,找藉口,给我买首饰和亵衣,把我打扮的漂漂亮
亮的,去勾引其他男人,和别人做爱。」
听了她的这番话,我射过一次的鸡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再次高高挺立着。翠竹看
见我的变化,用一只手从上到下便把我的鸡巴掌握在手中。
「听我这么说很兴奋吧,比刚刚做爱还要硬,有一个这么淫蕩的妻子很开心吧。

我点点头。
「不过……「
翠竹话锋一转。
「我可以和任何人做爱,但你只能有我一个!我一定不会变心,所以这样我才能
安心你不会抛弃我。」
翠竹的脸色一下子柔和起来,含情脉脉地盯着我的眼睛。
「嗯,我只有你一个,在我看来,你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