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的荒唐赌约81 (同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艳母的荒唐赌约81 (同人)

原作者:lin-xing
2021/6/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这是一篇同人文,写这文的原因是,原作者太久没更新了,我都怀疑是否太监?
如果原作者有更新,这篇同人就到此打住,不更啦。这当然是最好的局面。
若不幸,真的太监了,那我这篇同人文开放权限,任何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继续接写下去。

**********************************************************

    第八十一章

    新局面

    向晓东再次来到刘宇家,正是为了上次的对赌提议,只是当时刘宇的心思,根本没注意向晓东的对赌提议,而是全部聚焦在骆鹏发过来的视频。他思考了半天,想出了一个办法,于是急匆匆的跑来刘宇家,上一次刘宇就说过,要玉诗在场做见证,所以向晓东一想出办法,就急不可耐的赶了过来。
    刘宇看到车库的跑车,知道妈妈应该已经摆脱大鹏那个赌局了,内心的一颗石头总算落下,但他也知道妈妈被折腾这么久,一定非常疲惫了,出于疼惜的心理,当向晓东跑来找他时,他故意推拖起来,就是不想让这个呆子去打扰妈妈的休息。

  「小宇啊,你说我一大早跑来,阿姨却不在,那你好歹告诉我,阿姨什么时候回来啊?」

  向晓东的父母难得不在家,这是他唯一可以满足,上周玉诗提出的条件——下一次再想玩主人测试,或者说找借口跟她上床,地点必须是向晓东的家。如果不赶快把玉诗叫来,浪费了这段时机,搞不好就没机会了。
    呆货毕竟是呆货,一开口就把自己焦急的心态完全表露出来,向晓东的心思马上被刘宇给看破。

  「不用急,你先回去,等我妈回来了,我再通知你。」

    向晓东被这一刺激,坐立不住,站起来挪到刘宇位置的旁边,不断软摩硬泡,只是他这呆子的说词,实在不能打动刘宇,也就在这时,向晓东不小心踢到地上的纸箱子,正是骆鹏用快递寄过来的纸箱,他无意间把纸箱拿起来,刚好看到里面有两页纸。
    那一天,玉诗把纸箱抱上房间后,又被刘宇当成垃圾给搬到一楼,而他之后又跑去向晓东家,没来得及处理,就这样搁置在客厅,刚好被向晓东碰到。

   「这是谁写的啊?」

    刘宇赶紧把纸张夺回来,不待向晓东有机会继续发问,刘宇就下达了逐客令,把向晓东给撵出大门。
    向晓东这个呆货,虽然被赶了出来,他却没有气馁,回到家打了电话给骆鹏,因为他想出来的新办法,正是利用骆鹏分散刘宇的注意力,好保证自己的获胜机率,蠢是蠢了点,但这个呆子能想出的点子也就这程度了。

   「为什么我要帮你呀?」,骆鹏听到向晓东提出的办法,直接给怼了回去,他正气恼自己被玉诗给戏耍的事情,向晓东这时候来电,还是提出这种只有对他自己好,却不分享好处给别人的办法,骆鹏又岂会给他好脸色?

   「啊?没办法,我只能找你帮忙,刚刚小宇都气的把我赶出来了。」

   「小宇生气?」骆鹏细密的心思,一下就听出了不对劲,「你是怎么惹他生气的?」向晓东这呆子也没发现大鹏在套他的话,事实上根本不用刻意绕圈子去套话,向晓东自己也会不小心说出来的。

    「两页纸?内容你有看到?」

    「有啊,上面写浪奴什么的,我还觉得奇怪,这是写给谁的啊?小宇就很生气地把那张纸给抢走,然后我就被赶出来了。」

    骆鹏又惊又怒,「小宇竟然看过?」

   「是啊,这又怎么了?」

    骆鹏没有回答,只是急匆匆的跑出去。

    而刘宇这边,向晓东刚离开不久,赵勇就打电话来,想跟刘宇讨论他们的计画,毕竟他们两个目前是同盟的状态。刘宇心想能让妈妈多休息,也是件好事,也不吵扰到楼上的玉诗,自己乘车过去找赵勇。
  刘宇见门,就看到龚菲菲正被赵勇骑在背上,赵勇看到刘宇过来,兴奋地提起,之前透过小菲的刺激,让玉诗她们两个女人暗暗较劲,似乎进展的非常顺利,刘宇也知道此事,当时他以为妈妈不会接受和另一个女人一起被玩弄,可妈妈却出乎他的预料,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把自己底线再一次的突破。

    「小宇,你来试试?经过上次的比赛,这女人比之前更好使了。」

     刘宇走过去,和赵勇换手,把龚菲菲按在地上,抚摸她的屁股。

    就在刘宇跟龚菲菲欢好之时,玉诗也正好起床了,她稍微梳洗一番,只穿着轻薄的睡衣就走了出来,本来她还想去挑逗一下儿子,却发现刘宇不在家,而骆鹏的电话也恰巧,在这时候打来。

    「怎了,我们的赌局都结束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吗?老娘可是陪了你,一整夜。」

   「我只是想问清楚,违反协议要怎么处理?」

   「违反?老娘从头到尾都遵守着协议,你可别乱喷。」

   「那么——我是不是交待过,我吩咐的事情,不能给小宇看到?你自己说,为何没有主动报告?」

   「我……」 被骆鹏这一质疑,本来就有些心虚的玉诗,当场语气就软化下来,可她仍嘴硬着说,「我…我又没有义务提醒你…我违背了命令,如果你要惩罚我,我当然会接受,可我也没有义务要主动告诉你啊,监督我执行命令,是你的责任,又不是我的责任…」

    她把刘宇那一条甩锅的办法,给搬了出来。

   「好啊好啊…哈!」 骆鹏怒极反笑,「既然你说愿意接受惩罚,那你现在开门,我就在门外。」

    玉诗脸色惨白,她好不容易解除了赌约,却因为自己的一点失误,违背了她和骆鹏之间的契约,而违约的结果,是自己之前消耗掉的性奴时间要清零,然后重新开始加倍惩罚。
    本来玉诗还想就这样混过去,却没料到骆鹏不知怎么发现了,而玉诗秉着自己内心多年的契约精神,无法否定自己的价值观,也不抵赖,直接承认了这件事。

    骆鹏甚至以玉诗隐瞒为理由,提出要加重处罚,但玉诗却说,自己并没有义务提醒。

   「你没有提醒的义务——没错,但是我问你,这行为是不是,属于违约行为,而你不提醒,是不是又带着想隐瞒的心态呢?也就是说,你不止在行为上违约,就连内心上,也想着故意违反契约。」

   「我…我…」

    被骆鹏这句话重击,直槌到玉诗的胸口,玉诗再次面临自己内心价值观的挑战,她那时候和刘宇合作,确实是存着蒙混过关的想法,在内心上她已承认了,自己是故意违约,现在她又被骆鹏当场揭穿,在她坚持的契约精神下,她无法否认骆鹏的质疑。

   「所以啦…」骆鹏耸耸肩,「我提出必须加重惩罚。」骆鹏提出,除了剩下的28个小时加回去,此外更加上96个小时的调教时数,等于五天的时间。最可怕的是之前开放的尺度,也都必须加入新契约之中。
    玉诗内心正处于複杂的交战,一方面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契约精神,另一方面,她的心灵,对于被骆鹏单独调教,有一种莫名的羞耻和恐惧感。
  「为什么我会这样?难道我真的用性奴的心态来对待骆鹏的调教吗?我真的在把他当…当成我的主人吗?不可能!我的主人是小宇。唔,不过,小宇这个主人当的实在太不称职了,而这个大鹏,我更不可能把他当主人。可是我为什么要害怕他呢?」,玉诗又再一次,怀疑自己对骆鹏的态度了,却没注意到骆鹏把之前开放的尺度,加到了新契约内。
  本来他们两人签了一个补充协议,把半公众场所的概念和损害名誉的定义都给明确化了,可是在前一晚,玉诗主动突破的尺度,已将这个定义又重新给改变了。

    新增了,户外暴露,可拍照、口交、内射、肛交以及放尿。

   「别…别…换一个吧…」当玉诗发现协议又改动时,她又慌又急,她实在太害怕,让骆鹏在没有规则约束之下,而自己又尺度大开的状态中,被骆鹏控制着,这样她若被迫做出什麽淫蕩下贱的事情,她都很难以抗拒。

   「浪姐,这可是你主动开放的尺度,又不是我强迫的。」

   「别这样…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玉诗对这些新开放的尺度非常恐惧,措手不及下,她没有拿出商场女强人的手腕,去跟骆鹏争辩,反而退让一步,提出了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折衷方案,首先将这开放的六个项目全部删除,并相对补偿骆鹏,在他调教时,若不小心违约了,可以免除相应的代价,这样的免责次数,仅有六次。
    骆鹏没有反对,他也担心玉诗的狡诈,自己不知何时又会上套,既然能拿到六次的保护伞,也不算吃亏,甚至还有赚,于是双方在各怀心思之下,签署了新的协议。

   「既然签好了,那你要现在就开始吗?」

    骆鹏犹豫起来,他先前就没想好,要把玉诗调教成什么类型的奴,只是想先透过这个赌约,把小宇拉进来,然后在赵勇和向晓东面前,争取到主动权,可是经过这次,让他的算盘打空了,他之前用加密邮件发给刘宇,并说好在今天,会带着调教好的玉诗一起回小宇家,到时候让刘宇看看,玉诗在被他调教之后的模样,并趁机拉小宇加入,可现在他根本没有调教好,手上什么都没有,又拿什么成果给刘宇看呢?」
    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声音,赵勇和刘宇回来了。骆鹏并不想在这时候碰到小宇,同样的玉诗也不希望,让儿子在这里见到大鹏,之前因为赌约,玉诗无法告诉儿子详细的实情,引起小宇的不满,现在她都还来不及跟儿子解释,要是让小宇跟大鹏直接碰面,恐怕更加深误会。于是在两人同有默契之下,玉诗让骆鹏先躲到书房去,等小宇他们不注意,再趁机离开。

    「啊…你起来啦…」刘宇以为妈妈还在睡,没想到玉诗已经起来了,他话出口一半,便停下,因为小菲并不知道,自己和妈妈的关係,这次也是以,另一个借口把带龚菲菲带过来,最糟的是让妈妈,看到自己搂抱着龚菲菲。

    「先别说这个,你们怎么带她来这?」

    玉诗原先是要吸引小宇和赵勇的注意力,製造机会给大鹏离开,却没想到,刘宇和赵勇带了龚菲菲回来。

    「浪姐,上次多亏了你的帮助,小菲姐对于成为一只母狗,已经有一定的认识了,只是她还不了解,一些细节,我告诉小菲姐,说你刚好在小宇这里,而你是我们SM同好当中,受过最良好调教的女M,所以让她过来观摩一下。」

    玉诗听到这话,就知道大勇替自己遮掩了事实;事实是这小妞,仅是个出轨人妻,而自己却是和儿子及儿子的同学搞乱伦的滥交,赵勇这样说,等于在告诉小菲,自己是他们的同好,把乱伦的行为给隐瞒过去。
上次在大勇家,自己就因为女人的比较心理,产生嫉妒,加上又被陌生人看光的委屈感,让她配合赵勇和小宇一起搞了这个女人。
    现在——赵勇变本加厉,把这个女人带到她家,而她还碍于面子和身份,不好意思戳破这个局,要继续配合这两个没良心的小鬼演戏?

    一想及此,玉诗就火大了!

   「你们来观摩呀——哼哼——那你带小菲妹妹来的正好。」

**** **** *****

    玉诗要大勇和小菲等她一下,她逕自走进书房,过了一段时间后,房门打开。

    赵勇和小宇对于眼前发生的变化,先从震惊到愤怒,最后变成了疑惑;而龚菲菲已经从最初的震憾,变成了彻底的服气,原先出于嫉妒心理,产生了女人之间的竞争,现在龚菲菲没了嫉妒,只有满满的钦佩。
    玉诗没有穿任何衣物,脖子戴着一只项圈,两条修长的美腿被黑丝包裹住,脚上穿着一双鲜红的高跟鞋,在日光灯下映射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乳头上夹着两只铃铛,随着她赤裸圆臀地摇摆发出清脆的铃声。

    她脖子上的项圈,被一条铁链子扣住,链子的另一端被骆鹏握在手中。

    刘宇和大勇惊讶于,大鹏为何会没声没息,突然出现,当看到玉诗以母狗姿势从小房间爬出来,还是被骆鹏用链子牵出来的,两人内心顿时爆发了怒气,可还没等他们发作,玉诗的下一个动作,却把他们即将爆发的怒气打断。

   「小菲妹妹,如妳所看到的,其实姐姐我…只是、只是主人的性奴…而我的主人正是这位…」,玉诗从地面,爬到餐桌上,两手肘夹在腋下,直腰半蹲,平坦的小腹洁白无暇,而小腹下端,是没有一丝毛发遮掩的粉嫩肉缝,白皙的大腿左右分开,被半透明的黑色丝袜包裹的长腿,也微微侧分;沿着匀称修长的玉腿轮廓,从正面往上看,可以发现大腿根部,将两片肉缝拉开,露出一对肉色的花瓣,显得诱惑力十足。
    玉诗斜眼仰视骆鹏一眼,又低下头,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说道:「今天…刚好主人带我来…这里接受调教,小菲妹妹妳来得正好,我请示主人,可以准许妳在一旁观摩……」

    刘宇一开始确实很愤怒,但他发现妈妈只是在演戏,大鹏也只是个陪演,怒气立马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首先妈妈跟骆鹏的赌约,那个协议,到底结果如何?大鹏又为何出现在此?还有妈妈现在演这齣戏,是故意给自己看的吗?又或也是那个协议的一部份?
    一旁的赵勇听到这里,心里当然也敞亮的很——他们一直没有给龚菲菲说破玉诗的身份,所以龚菲菲并不知道刘宇和玉诗的关係——现在骆鹏也没说破,这很明显是在演戏给别人看,这个别人自然是指龚菲菲,当然也包括自己和小宇。

   「握手、蹲下、站立。」骆鹏就像一位专业的驯犬师,威风凛凛的发出一道道指令,「到那裏绕一圈,再回来。」

    玉诗扭动着妖娆的腰臀,双手撑在地上,伴随清脆的「叮叮噹噹」声音,
在两个少年垂涎三尺的视线中,跳到地上,然后手脚併用的在地上奔驰,绕着房屋四角爬行一圈后,回到原地保持刚才的姿势,半蹲、分开双腿。
    骆鹏先奖励性地,摸了摸玉诗的头,然后用双手捏住玉诗两粒娇挺的乳头,狠狠的揉捏,玉诗没有丝毫反抗,而是举起双臂,十指交叉,反抱脑后,顺从的挺起腰,把自己的胸膛送上去,她侧脸凝视着龚菲菲,发出淫糜的呻吟,「小菲妹妹…你看…啊…啊哦……好疼…哦……但我还是想…想让主人玩弄…唔…我的乳头,想要主人来玩我的奶子……啊…」

   「打滚。」骆鹏收回双手,把手中的链子轻轻一抖。

    玉诗马上趴在地上,侧身翻滚起来,先滚出去两圈,然后又滚回到骆鹏脚下,一连串的动作,发出连连叮噹的铃声,当她滚回到大鹏脚下后,仍保持仰躺在地上的姿势,手脚捲曲,手肘和足底悬空,圆润的臀部被抬起,腿根之间光洁无毛的肉缝也微微分开。
    骆鹏把脚伸出去,踩在玉诗丰满的乳房上,骆鹏的脚趾,在饶有弹性的乳球上左右晃荡,玉诗发出放浪的叫声,满室充满着淫靡的气息。

   「站立——动作太慢了!」

   「对不起!请主人惩罚。」

    啪啪啪的肉响声,骆鹏让玉诗趴在地上,翘起屁股,狠狠拍打,刘宇看到妈妈美丽的面孔,扭曲成难以言喻的淫笑,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正在受罚,忽然骆鹏把手伸到玉诗悬空的乳房上,握住乳根,用力一握,像挤牛奶般,慢慢挤到乳晕周围,玉诗的胸前传来一阵酥麻甜美的快感,她睁开氤氲的水润眼睛,望着面前的儿子,那一瞬间,刘宇忽然觉得,妈妈似乎正用可怜的目光,在哀求自己去
解救她?
    可没等他反应过来,玉诗又转过身去,以臣服的姿势,把脸低伏在骆鹏脚背上,只见玉诗彷似捧着圣物,恭敬地亲吻着骆鹏的脚背,一路吻到小腿上,然后双手环抱住大鹏的小腿,把脸蛋贴在对方膝盖上。
    玉诗吃吃的笑了起来,就像搂着爱人一样,紧抱着大鹏的小腿,醉眼朦胧,眸含水雾的仰望刘宇,这表情逼真到,让刘宇完全摸不清真假,到底妈妈是认真的?还是妈妈在演戏呢?

   「既然是观摩,那就给你们看看浪奴的另一面吧。」骆鹏伸手,轻轻拍了拍玉诗的脸颊,然后喊了一声,「浪奴变成肉玩具。」

   「是的主人!」

    在刘宇的眼中,刚刚已淫糜到极点的妈妈,突然笔直的站立,两掌贴紧大腿两侧,双目平视前方,脸上没有表情,犹如一具仿真人偶。
    骆鹏解释,由于他之前不确定,要把玉诗调教成什么类型的性奴,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现在只要喊一声变成母狗,玉诗就会变成人形女犬,再喊一声变成肉玩具,就会变成这般状态,当然若没有明确指令,她就保持浪奴身份。

    龚菲菲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

    于是骆鹏故意叫玉诗趴在地上,变成人形桌子,然后自己坐在玉诗光裸的美背上,一手从身侧探去,揉捏着软嫩的乳房,另一手放在自己腿上,顶住下巴,得意地说道:「妳就是小菲吧,别太拘谨了,这样吧,我准许浪奴,以肉玩具身份可以开口跟妳说话,来解释一下。」

    接到命令,玉诗转过头来,对着龚菲菲说。

   「小菲妹妹,妳看清楚了吗,姐姐我其实是一个下贱、淫蕩、无耻的女人,我一直希望能有个人,可以当姐姐的主人,奴役我,把我控制住,无论主人要如何虐待或羞辱我…哦嗯……都可以…啊……」玉诗说到这里时,她被骆鹏引导,站立起来,挺胸抬头看着龚菲菲,双腿被骆鹏扯开,然后大鹏用手,伸到她双腿之间,先以右手拨开两片肉唇,再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揉搓剥着粉红色的阴蒂包皮。

   「哦…嗯啊…我渴望放弃人格,被主人当成一件玩具,任意的玩弄我…噢啊……啊……」

    玉诗双手反背身后,她强忍着下体的刺激,半瞇着眼皮,凝视龚菲菲,从她眼底隐隐露出一抹陶醉的媚意,旁观的刘宇和赵勇,都无法搞清玉诗的真实状态, 就在这时候,玉诗媚笑道:「直到我遇到了大鹏主人,我才抛弃了尘世的假面具,决定把我自己真实一面呈现出来,让他做我的主人,我愿意完全服从大鹏主人…妹妹…啊…要想让男人……嗯哦哦…不能没有妳,就要像姐姐这样…唔哦……把自己最淫乱,最下贱的真面目交出来……啊啊哦……」

    对于骆鹏来说,他最初想趁这个机会,让小宇看到他,收服玉诗的场面,可他还没计画好,赵勇和小宇就带着龚菲菲出现了,他躲在书房内,偷偷瞧见,刘宇和龚菲菲搂在一块,又听赵勇讽刺龚菲菲比玉诗的奴性好,玉诗的醋劲大发,同时骆鹏也发现赵勇和刘宇,似乎已经暗中结盟了?于是谨慎的他,改变了拉拢刘宇的计画,而是以先打击赵勇再说。
    就在这时候,醋劲发作的玉诗也回到书房,想找骆鹏演出一场好戏,把龚菲菲给贬低下去,于是骆鹏答应会全力配合,但前提是要玉诗,同意他一些条件。

    面对玉诗和骆鹏合谋的戏码,赵勇脸上满是凝重的神色,一方面他也没搞清,浪姐是真的被大鹏收服了?还是演戏?又或第三种可能——假戏真做?所以他一直没有说话,仅是在一旁观察。
    可是刘宇却已经忍无可忍了,一方面他跟玉诗的关係,断不可能坐视大鹏收服妈妈,二方面,他又不在龚菲菲面前发作,于是他突然喊道。

    「大鹏,既然浪奴说,已经完全服从你了,你能否命令她,跟我到一旁的小房间说点话?」刘宇喊完,又刻意用质疑的语气说道:「你不会这点能耐都没有吧?」

    骆鹏的本意,就想在小宇面前,证明自己已收服了玉诗,面对小宇质疑的语气,他当然无法拒绝,于是在刘宇的眼中,出现诡异的场面,自己的妈妈,还是自己收服的性奴浪浪,竟然要别人同意,才可以跟自己单独谈话。

    刘宇先走进书房内,直接一屁股就坐到桌上,随着后续的脚步声逼近,他扭头转向门口,看到仍然全身赤裸,只戴着那件暗红色项圈,出现在门口的妈妈时,刘宇的表情略无奈,只见妈妈白皙的雪颈,套上了一个暗红色的项圈,这件纤细的皮质项圈正是当初,他给赵勇看的那一只,上面还有用黑色的笔写上:「母狗浪浪」四个字。
  玉诗不管刘宇的反应,一脸冷傲的走到,书桌旁边,把一张椅子拉出来,直接坐了下来,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相互交叠,露出横刀立马般的气势,她像个高傲的女王直视刘宇,这一瞬间,儘管妈妈赤裸着胴体,可她显露出来的气场,却又无比强大,仿佛那个商场女强人又回来了一样,隐隐压制了房间内的气氛。

  玉诗两手岔在胸前,不冷不热道,「不是有话要说,怎愣着不说话呢?」

  已经傻了的向晓东,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浪,那个,阿姨,你是说,还
要接着,接着玩」。

    刘宇错愕了一下,才勉强开口,「这、这个…你跟大鹏的那个协议,到底如何了?」

    玉诗冷冷的说道:「我不能透露协议内容。」

   「你们的赌局还没结束?」」

    一方面协议规定不许透露,二方面她对于小宇,刚才搂着小菲这件事还有火,于是板起脸,摇了摇头说道:「不能说」。

    刘宇一脸苦涩,「那、那…你跟大鹏刚刚是在演戏吗?」

    玉诗不置可否的表示,「你猜呢?」

    一问三不答,又听到如此调侃的话,刘宇也火了,「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主人!」

   「是哦?我还以为你是龚菲菲的主人呢。」

   「那…那是玩笑…」,刘宇听到这话,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玉诗不阴不阳地说道:「玩笑?小宇——你还记得吧?你曾经在妈妈和大鹏面前,公开说过,你不阻拦妈妈找主人,如果妈妈找到了合适的主人,你也会认可妈妈成为他的性奴,接受他的调教的,对不对,就算妈妈曾经,答应当你的性奴,但你又无法证明,你比大鹏更合适,所以你现在有什么理由阻止呢?」

    此时骆鹏敲了敲门,把头探进来,「你们悄悄话也说太久了吧——浪奴,妳出来。」

   「是的,主人!」

    ****  *****  *****

    玉诗被骆鹏放在卫生间的地面上,摆成趴伏的姿势,将注射器的管头,插入自己的肛门内,注入了两管浣肠液,然后在众人围观下,自己排出了一次,接着骆鹏让玉诗喝了点糖水,就进行第二次灌洗,清洗乾净后,玉诗前面的阴道及后面的直肠,先涂上润滑油,再各塞入数个跳蛋。

    她对刘宇说那些话,是希望能激发刘宇的竞争心,若儿子没有醒悟出来,还有赵勇可以当后备,到时候不论是小宇或赵勇,他们任何一人出声质疑,自己将立即倒戈相向,可现实中,她没想到,被灌肠调教时,小宇却还在错愕之中,没有恢复过来,那个冀望可以当后备发声筒的大勇,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玉诗抬头环视了众人一眼,最后她看到,龚菲菲又惧又喜的神情,她咬住下唇,低下头去,强迫自己不发出半句求饶的话。

    此时她的心头,混杂难以莫名的情绪,羞耻、悲伤、愤怒、恐惧、失望加上兴奋,混绞在一块,让她无比的难受。

    跳蛋从小腹的前后震动,摩擦着敏感的肠道与阴道,尤其是肠道、阴道及阴蒂交会的狭窄处,被这样的跳蛋来回软磨,玉诗的脚趾紧绷在一块,小腿到大腿不自主的瑟瑟发抖,可她仍然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说,骆鹏没有开到最强的动力,仅用低速跳动,来这样慢慢刺激玉诗。

  骆鹏一直觉得,玉诗只是把这些当成游戏,她不反抗只是因为她自己不想反抗,当她想反抗的时候,总是能找到反抗的办法,自己根本无力压制,因为她对自己没有丝毫恐惧。
    其实玉诗内心,早就对他充满恐惧感,只是因为有儿子这个心灵支柱,玉诗才没有堕落,可是现在——这个「心灵支柱」,正在崩塌中。

  骆鹏手中的跳蛋遥控器,被开启和关闭来回好几次。

    玉诗犹如温水煮青蛙,慢慢的忍受不了。

    就在这时,骆鹏关闭了电源,然后把玉诗扶起来,牵着链子,把玉诗从卫生间拉到了客厅。

   啪!

    玉诗刚走到客厅,一记肉巴掌就落在她雪白的臀肉上。玉诗弯曲裸背,阴道的肉壁也反射性收缩,双腿一阵抖动,她咬着唇不吭一声。

    啪!

    还没等到玉诗站好,第二记直接落在右侧的乳房上。

   「啊……」,这次玉诗也控制不住的发出呻吟。

  啪!

  一掌接一掌,在玉诗的左右臀肉、裸背、大腿、乳房,不断狠狠的抽打,没多久玉诗的后半身,就布满了通红的掌印,同时骆鹏还偷偷开启了跳蛋电源,玉诗也从一声不响,慢慢地发出淫糜的呻吟,她两腿之间的肉唇,充血般肿胀起来,里面的阴道口,也逐渐张开,流出一滴滴透明的淫水。

    玉诗感觉自己,被另一个女人这样观看,就像从云端的女王坠落,变成了下贱的女奴,尤其这个女人还如此低俗,下贱,再加上阴道和直肠里的跳蛋,及拍打让玉诗几乎快攀上高潮的边缘。

    她脖子被一股拉扯,身体不自觉地,被往外带着走,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光芒,映入眼眸,她发现自己竟然被拉到了大门外头。
    自己竟然在儿子面前被骆鹏调教,还有那个勾引儿子的女人,儿子会觉得自己太下贱了吗?为什么小宇没有出声阻止呢?儿子真的会生气吗?现在竟然被骆鹏从客厅拉到大门外了,这要是被邻居看到,那可不得了!
  玉诗只觉得浑身发热,脸颊无比的滚烫,下体传来一阵既舒服又难受的怪异感觉,加上跳蛋不停在她的直肠和阴道内,来回软磨,一股无比的性奋沖向脑门,瞬间就让大脑麻木起来。

    玉诗跟刘宇到小房间后,骆鹏告诉赵勇一句话,「浪姐被我收服了,不信,你等会别出声,就看我调教浪姐,她会不会反抗?」
    赵勇内心虽然还有怀疑,但之后玉诗的表现,却让他不得不相信骆鹏的话。

    骆鹏握住链子用力拉扯,又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掌,玉诗发出一声悲鸣,两腿之间,流出一大股液体,接着臀肉持续抖动了几下,玉诗直肠和阴道内的跳蛋发出嗡嗡闷响,玉诗忍着无比的搔痒,一边喘息一边慢慢趴伏下来。

  玉诗看起来浑身都瘫软了,但骆鹏也搞不清楚她这模样,到底是体力消耗过大,还是情绪剧烈波动。
骆鹏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他直接忽视玉诗的状态,不管不顾地牵起玉诗的狗链,「浪奴变成肉玩具。」

   「是的主人!」

   「肉玩具向主人展示妳的身体。」

   「是的主人!」

  玉诗微微后仰,两只手放到后背,支撑在地上,主动的张开双腿,然后抬起小腹,直到阴道穴口与膝盖平齐,这样的姿势,令她的屁股和后背完全悬空,仅仅依靠四肢和腰力支撑,同时也把小穴完全暴露在骆鹏的面前,让骆鹏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肉缝里氾滥的水光,怀着恐惧与服从的情绪,等待着眼前主人的命令,她根本没有理由服从骆鹏的命令,这只是他们之间说好的一场戏,何况这命令已经过份到,超出了玉诗可以接受的底线,可她却丝毫没注意到这问题,她非但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自家门口做出了如此暴露的行为,反而想的是,如何完成主人的命令。
  骆鹏看着被驯服的玉诗,用如此暴露的姿势,趴在自己面前,这时候他想的是还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在这时候刘宇走了过来,他对骆鹏说,「这样过份了吧?」

   「过份?」

    骆鹏看了一眼赵勇,又瞧了一下赵勇背后的龚菲菲,刘宇自然也看到龚菲菲那又惊讶,又敬佩的神情,碍于他和玉诗母子身份不能说破,他也不好直接,去阻止骆鹏,只能拐弯的暗示。

  「要是附近有人经过…」

  「原来你是说这个…」 骆鹏笑了一下,「但这可是浪奴自愿的,我可没强迫她。」

  「你…该…适可而止了。」

   骆鹏也不想得罪小宇,只好妥协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带她离开。」

   刘宇不想让妈妈继续在户外暴露,又不能在龚菲菲面前说破母子身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骆鹏把妈妈给带走。

    ****  *****  *****

   玉诗再一次回到,骆鹏调教她的地方,这一层是整幢楼最接近顶层的地方,一样是那个落地式的阳台窗子,下半部依旧安装了一圈围栏,围栏上挂了一圈双层的纱帘。
    那张耻辱的王座——宽大的椅子——也摆放在同样的位置,先前玉诗就是趴在那张椅子上被骆鹏浣肠调教的;那张王座令她回忆起耻辱的往事,她脸色一下就羞红起来。

    骆鹏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今天在小宇、大勇和龚菲菲面前,骆鹏就已数次违规,虽然说是她主动要骆鹏配合演出,但骆鹏这样的行为仍属违约,而自己却没有拒绝,玉诗脸颊发红到火烫火烫,是的!她想到的是骆鹏有六次免责权,就算这些都违规了,也顶多消耗掉三次,大鹏仍然还有三次免责机会。
    从回来的路上,玉诗就慢慢沉静下来了,她按照骆鹏的指令,上衣是很清凉的露脐装,下身是迷你短裤,里头还没有穿内裤,肛门及阴道内的跳蛋没有拿出来,一边保持震动,一边跟着骆鹏去搭车,抵达骆鹏的家门口,还被要求脱去所有衣物,戴上那只暗红色的项圈,以裸体的姿态,爬行进去。

    这样就大鹏又消耗两次机会,剩下最后一次免责机会。

    耻辱的王座!

    如果玉诗还是像上次那样,以屁股朝外的姿势趴上去,就很去难说骆鹏违约,所以必须要下狠心,用面朝外的姿势才行,把这最后一次免责机会给消耗掉。
  儘管理智上知道如此,也明白窗外没有什么很近的高层建筑,可以观察到这里,但这个三面透光的环境,加上下午的阳光把这里照的分外明亮,还是让玉诗拥有既紧张又危险的感觉。
    骆鹏朝那张王座抬起手指,玉诗低下了头,顺着手指方向,慢慢吞吞的爬上那张宽大的椅子,只是这次并没有骆鹏明确的指令,而是她自已主动,长跪在椅上,整个上身直立起来,面朝窗外,两只手握住围栏,她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墨镜,脸上没有任何的遮掩物,就这样完全的露脸;在晴朗无云的高楼顶部,一个美丽赤裸的女人,午后的媚阳照耀下,白皙的胴体发出闪闪肉光。
    一想到楼下,要是有路人看到自己没穿衣服,又戴着项圈,这副羞耻的模样,玉诗就感到无比的羞臊,身体也不停的颤抖着,两只雪白的乳房,跟着轻轻摇晃。

   玉诗正感到无比焦躁之时,忽然胸前的乳头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那一瞬间,她的情绪整个平复了下来。

    本来骆鹏以为这次,玉诗又会有些抗拒,但让他意外的是,玉诗没反抗,还很主动,他以粗暴的方式,不停揉捏丰满的乳球,两颗应该柔软的乳头此时,也坚硬的直直挺立起来,他用虎口挤压乳肉,把乳晕挤成锥状,再捏住乳头,用力的拉扯扭转,让他惊讶的是,玉诗的表情非常恍惚,眼露悲痛之色,但嘴角却洋溢着幸福。

    玉诗从胸前温暖的感觉慢慢退了出来,这才发现,那张椅子不见了,自己是以极度羞耻姿势,站在三面透光的阳台上——她双手合十,高举过顶,两腿平分,成半蹲姿势,身上依旧除了项圈就是一片赤裸。
    忽然一阵刺痛,才让她发现,自己的乳头被贴上了电击片,阴道内插了一根电击棒,骆鹏把手里的铁鍊挂在围栏上,随后来到玉诗身后,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眼前的肥美雪臀,并按下电源开关,玉诗这才发现,自己体内阴道和直肠前后的跳蛋正不停的震动,最可怕的是,这个震动还配合电击棒,有节奏的发出电击,
她咬着牙,强忍着体内的躁动不安,犹如温水煮青蛙的刺激,让她的身体一颤一抖着。
    如此羞耻的模样,让玉诗心跳急速蹦跳,她脑海里幻想着,周围的路人有可能看到她这样子,本来就沉浸在羞耻幻想中的玉诗,又在跳蛋和电击棒的同时夹攻下一下戳中最敏感的点位。

   「嗯…这…啊…我…我不行了……」,玉诗被的阴道和肛门被跳蛋快速的乱颤刺激,加上电击棒的加成效应,电流从阴道穿透到外部,让如葡萄籽的阴蒂,犹如被扎刺的感觉,同时乳头也跟着放电,这让她的大脑一阵麻木,天旋地转之中,她控制不住高潮了。

    「啊…」玉诗弯下腰,阖上双腿,抱住膝盖,身子不停瑟瑟发颤。

    满脸通红的玉诗狼狈地蹲在地上,在她的两脚之间,喷洒出一片片白色的液体,泪水从一双美眸中奔涌而出,忽然骆鹏从后面抱住她,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骆鹏靠在她耳边,「还记得,妳答应过我一个条件吗?」

    为了让骆鹏配合演出,玉诗确实答应了一个条件,而这个条件,骆鹏写在一张纸上,并塞入信封内,当时他们都没有拆开来看。

   「妳现在可以看看了。」

    那是一张补充协议,每天骆鹏有权提出一项对赌考验,考验内容由骆鹏决定,若玉诗通过六次豁免权将会减少一次,相反没有通过,豁免权将增加一次,并且如果之前有消耗的豁免权也将一併恢复。

   「浪奴,今天的考验就是,不准高潮。」骆鹏笑了笑,「现在六次免责机会,我都用尽了,妳若考验过关,那么三天的调教时间,就可以缩短一小时,相反若妳输了,那我六次的免责机会就将恢复,并且额外增加一次,妳是要接受考验?还是直接认输?」

   此时玉诗小穴中的淫水不再大量涌出,渐渐缩小成淅淅沥沥的滴落,阴唇张合的幅度也渐渐缩小,玉诗抬头看着骆鹏,目光略成现呆滞,她的大脑缓慢
的转动着,认输是她此刻第一时间想到的反应。随后,她想到按照这份补充协议,认输之后骆鹏的六次免责机会将全部恢复,并且额外增加一次,也就是说今天的努力自己都白费了。

  骆鹏翻过玉诗的身体,将她抱着,直接横坐在自己的怀裏,一手环腰而过,捏住因为被电击,而又红又肿的乳头,另一手顺着大腿内侧,拨开阴唇,揉掐着充血膨胀的阴蒂。 
  玉诗一动不动的躺在骆鹏怀裏,任凭自己的阴蒂在骆鹏的搓弄下保持膨胀的充血状态,她跟骆鹏对视了一眼,就羞怯的低下头,呆呆的看着,骆鹏的手指在自己的阴蒂和阴道内,不停的进出揉搓,而她的下体又开始涌出一波波的淫水。
    她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努力都白做工了,现在她一点反抗的劲也没有,脑子转速趋近于停驶,原先用来限制骆鹏的协议,现在却变成了,限制她的协议,这作茧自缚的协议,对自己最大的讽刺,把自己曾经的骄傲践踏得一文不值,她下意识的逃避——逃避思考这份协议合不合理的问题。

  「我,我认输。」

    ****  *****  *****

    赵勇把龚菲菲送走之后,又赶回了小宇家。

    两人面对骆鹏突如其来的袭击,皆措手不及,赵勇虽然被大鹏的手段给震撼到了,但还是有一些不敢相信。

    刘宇这时候才把,对赌的事情说了出来。

   「所以,浪姊跟大鹏对赌的内容,你也不知道?」

  「我问过了…但她非常在意契约精神,不肯透露丝毫。」

  赵勇点了点头,「我就觉得有蹊翘。」

   「你也是这样认为吗?」

    赵勇肯定地说,「我之前怀疑是浪姊生气了,故意跟大鹏合演这齣戏,目的就是要警告我们,后来他们越演越出格了,我都无法确认到底是真是假,但你现在这样说,我反倒可以确认就是演戏。」

    刘宇并不傻,他也是当局者迷,被赵勇这一提醒,顿时醒悟过来。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大鹏,把他的假把戏戳破!」

    就在这时候,刘宇的手机传来一段视频。

    (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