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四十二)信任危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

作者:QM1255
2021/11/1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9748 字

  才疏学浅,笔陋字贱,第一次写文章还请各位大大多多包涵,有不好的多多
批评指正。喜欢的就默默地追就好了,不喜欢的就权当一笑。

  这两次更新下来也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意见,对新坑的方向还是不感冒的居多,
那新坑就暂且放下,专心为大家更新《青爱》啦!

  在正文开始之前,小弟还是想恳求大家多多评论、回复,这既是我更新的动
力,也能够让我听取到你们的建议。谢谢各位大大了!

  这篇可能还是以推动剧情发展为主,可能会有些虐心,大家可以提前做好心
理準备,也希望大家喜欢!

  此外,这一章里会有一些之前章节的内容,大家可以戳下面的链接回顾之前
的剧情喔!

  上篇回顾——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番外篇)欧阳奕 +(四十一)家中来客

  链接——已发布文章全集

           ***  ***  ***

             (四十二)信任危机

  听到秦语的话,我心里一惊,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平心而论,我行得正坐得端,并没有什么好心虚的。但这也架不住秦语的胡
思乱想,毕竟我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她的思维。

  可是,听到秦语真真实实地怀疑我和小杨刚刚是在拥抱的时候,我想每个恋
爱中的男生被这样误解心里都会「咯噔」一下的吧。

  更何况,秦语那个语气根本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认真真地这么认为。

  更让我糟心的是小杨的回答,她好像丝毫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是毫
不在乎地说道:「哎呀没有啦学姐……」

  我此时此刻非常想放下手中的厨具,出去解释个清楚。

  不过我也很明白,这个时候出去反而更奇怪。

  令我可以稍微缓一口气的是,秦语后面好像就跟忘了这件事一样,没再提了,
只是说着学业和学生会的事情。

  我故意放慢了速度,一方面想听更多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方面也是因为不知
道出去该说些啥。

  不过,她们的交流中也有一些和我的生活圈较为接近的内容。从小杨的话中,
我得知Ricky也被介绍给了她认识,而她和Ricky姐之间现在好像也有
着不错的关係。

  我的心慢慢放下,直到听见秦语开口说道:「小杨,你要不要留下来和我们
一起吃晚饭呀!」

  此时,我屏住呼吸,试图听得更清楚一些。

  「好呀好呀,」杨译婷答应得很干脆,「那可得感谢学姐啦!」

  「那要不……」秦语停顿了一会,应该是在思考,「我们出去吃吧,我请客!」

  「那太好啦!」小杨说着。

  我听到这里,心里却很矛盾——不去,显得自己心虚;去,总感觉很尴尬……

  「钱明。」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秦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

  「怎么了,亲爱的?」我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

  「我和小杨出去吃个饭,你就在家里吧,我们很快就回来。」秦语冷冷地说
道。

  从她的语气来讲,可能就没有给我留下商量的余地,我遵守命令就好了。

  「钱明哥不去吗?」杨译婷疑惑地问道。

  「他快期末了,作业挺多的,」秦语又扭过头冲着我,「是吧?」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秦语招呼着小杨。

  「那……那你们注意安全……」

  「嘭——」

  话还没说完,门就已经关上了。

  我走进客厅,瘫在沙发上。沙发上还留有刚刚不知道是谁坐过的余温。

  我尽量不让自己想太多。可是,秦语的误解、她的语气、还有主动提出让我
就在家中,都让我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对杨译婷到目前为止绝没有产生过一丝一毫的男女之
情。

  可是,这是根本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更何况如果有人已经开始怀疑的话,
那这种怀疑只会越来越深。

  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自己或许小心翼翼了,小心翼翼到了甚至担心会被以
为是心虚的程度,一点点的交集我都试图想要个说辞,让它变得合理。

  我心中的秦语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可是为什么我会变成这幅乖张的样子?

  坦率的说,我并不知道。

  旁观者清,欧阳或许知道,但我也不想问她。毕竟她现在也是单身,问她这
些问题可能也有些敏感了。

  感觉也没有过去多久,就传来了门打开的声音。

  「你们吃好了吗?」我开口问道。

  「嗯。」秦语没看我。

  我自知无趣,刚刚从沙发上站起的身体就僵住了。

  此时此刻,我只觉得空气里充满着尴尬的气息。

  「怎么了亲爱的?」秦语主动的寒暄让我有些没想到。

  「啊……没事,没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我有些语无伦次。

  「你坐吧,我有话跟你说。」秦语突然严肃了起来。

  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吗。

  我努力试图趁着这短短的时间组织一下语言,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闪过一幅
幅可能会让秦语怀疑的画面。

  「钱明,」秦语目光如炬,「我问你的问题,你答应我要诚实回答。」

  我点点头。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的。」

  我再次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小杨就跟她说要认她做妹妹这样的话?」

  我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秦语第一个问题就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我大脑快速运转着,「嗨……当时就当是鼓励她好好学习,没想
那么多……」

  我一说完就觉得好像是编造了个烂的不能再烂的藉口。

  秦语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她是不是说过类似于如果没有我她就要追你这样的话?」

  秦语这第二个问题更让我不知所措,这是小杨的原话没错,可是这难道也能
怪到我头上的吗?

  「说过是说过……但是……」

  「说了,然后你还说以后要认她做妹妹,是吗?」

  秦语的话让我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因为她确实只是在陈述事实,看来她已经
筹划许久了。

  「是……我当时确实没有考虑周到……」

  「停,我不想听这些解释!」秦语打断了我的话,「你知道那时候我不在国
内的吧。」

  「哎语姐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立刻回答道,「我……当然知道了……」

  「知道,还和别的女孩子说那些话?」

  一个不留神,我直接掉进了秦语的语言陷阱。

  「怪不得,这下就都说通了。」秦语自言自语道。

  「说……通?」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怎么?还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那好吧……」秦语的话让我越来越听不
懂。

  「我说我怎么回来以后就觉得你对我一会冷一会热的,一提到小杨或者一见
到她,你就跟见了什么似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我记得秦语还说了很多,只不过听到这里,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听下去
了。

  其实整件事情像一个死循环一样,因为一开始遇到了小杨,所以我以为秦语
刚回国时候对我的冷淡是因为小杨,以我的性格也不会去主动解释着什么,这也
就导致了每次见到小杨我都会刻意地保持距离。当然也没想到,秦语会这么理解
我的行为。

  不过这么想下来,好像确实是我一开始就没有做好我自己,让秦语产生了误
会,现在再解释也只会让她更加坚定自己的理解吧。

  还是只是她在故意找我的茬?但她这是为了什么呢。

  不过,就算是为了找个由头和我分手,我好像也就只能认了吧……

  秦语见我有些出神,突然提高了音量:「钱明!」

  我回过神来,看了看她,没说话。

  「所以那个时候我刚回国在酒店,你问我想不想回到小时候,是因为什么呢?
能告诉我吗?」

  秦语的突然发问再次让我陷入思考,我努力回想着当初的画面。只是依稀记
得当初是因为觉得我和她感情交流的时间有些少了,小时候一起玩的记忆很美好,
才产生的这个问题。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一边想,一边回答道:「当时就是想到……想到我们
小时候一起玩的时候很开心……就随口这么一问。」

  秦语有些狐疑地看着我,皮笑肉不笑般地说:「但愿如此吧,希望你没有骗
我。」

  我苦笑道:「我答应了你,当然不会骗你了。」

  我也知道,此时此刻我说这句话其实完完全全是徒劳,她现在应该只会相信
她所以为的真相。

  「我也这么希望,」秦语笑了笑,「希望你不是觉得小的时候没有和我在一
起觉得很自由才会问出这种问题的。」

  秦语的话依然出乎我的意料,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还能有这个解读,在我看
来甚至有些牵强了。

  「我当然不是这样想的语姐,你别想那么多了。」我试图缓和她的情绪。

  「我想多?」秦语突然站起来,盯着我,「如果真的是我想多了的话,我希
望你可以证明给我看!」

  还没等我回答,秦语的话就像连珠炮一样砸来。

  「我心里很清楚,你肯定觉得,杨译婷,小妹妹,长得好看,性格比我那肯
定是温柔多了,还觉得你特别厉害,换做是我我也喜欢她……」

  我无奈地摇摇头。

  「但是我很严肃地跟你说,钱明,」秦语的表情比她的语气还要严肃,「如
果再让我知道你和那个杨译婷单独在一起,我不管你们在干什么,我也不管你会
不会偷偷摸摸地阳奉阴违,要是我知道了,不要怪我没有给你这最后一次机会!」

  说着,她就準备转身回房间。

  不过下一秒,她又转了回来。

  「你要是想找她有什么事,也行,但必须提前通知我并且我要在场,听明白
了吗?」

  她好像根本没有在期待着我的回答,径直回到了房间。

  「咔哒——」

  那是房门锁上的声音,看来今晚我是只能在沙发上睡觉了。

  我心里难过吗?好像挺难过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在了胸口。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难过来自于哪里,好像不是因为秦语的误解,更像是因
为自己做了傻事一样。

  那这是后悔吗?好像也不是。从始至终,我感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秦语在
用她自己单方面的理解来看待事情,她好像从来没考虑这个事情还会有另外一种
可能性似的。

  我也说不上来了,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找别人说,找谁去说。

  我也并不怪罪秦语似的,此时此刻,我只觉得是自己没有做好自己应做的,
反而让秦语收到了伤害。

  其实,在我的眼里,从来我对秦语好像就没有过什么要求,甚至觉得不应该
再苛求她什么。反而,我对自己的要求要严格得多。

  上大学这两年,我基本上不和陌生的女孩子说话、聊天,甚至自己班上的女
孩子除了几个熟识的,别的也很少接触,更不要谈别的系、别的学校的了。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这么多的故事,我连欧阳、梓娜、小杨都不会认
识,我也越来越少地主动找她们,她们如果找我有什么事情,我的第一反应也是
让秦语帮忙解决。

  秦语今晚的爆发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所做的这些是不是还不够,怀
疑是不是在她的眼里我是一个四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

  我原以为我会有很多的话要说,会把整件事情掰开了揉碎了解释给秦语听。

  但我没有。我甚至什么都不想说。

  因为我知道,依照她的性格,这时候我无论说什么,她都会坚持自己的判断
和想法。

  如果她因为刚刚那一刻的爆发能获得片刻开心的话,那也就可以了吧。

  肚子有些饿了,刚刚秦语在外面吃过了,我可还什么都没吃呢。

  这么想着,我走到房门口。

  「我出去自己一个人吃一点东西,你要带点吗?」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

  我撇了撇嘴,穿好了衣服,出了门。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到了楼下,我没有径直去吃饭,而是原地踱着步。

  离开了刚刚那个压抑的空间,我反而想找人说说话了。

  找谁呢?阿鸿自然是排除了,找欧阳也不太合适,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我掏出手机,找到了刘克的名字。

  刘克倒是答应得很爽快,没有因为天气冷什么的理由拒绝我。

  我们约好了时间和地点,我因为离得近先到一步,点好了饭菜和饮料。

  刘克速度很快,我刚坐下没一会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这时候饭菜也上来了。

  我给他分去一双筷子,他摆摆手说:「我吃过了,我喝点饮料就行。」

  「吃过了?」我不禁发出疑问。

  「对啊,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刚刚和梓娜在旁边吃过,不然我怎么可能
这么快嘛!」

  「那……」我刚想问他,就被他打断了。

  「哎,不用跟我客气啊!你小子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遇到事了,我们多少年
的交情了,你有事我再怎么样都会来的!」

  刘克的一番话好像触到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这样的信任和安全感好像已
经很久没有人给我了,加上刚刚複杂的情绪,此时一齐涌上心头,一滴眼泪不自
觉地从眼角滑落。

  我赶紧扒了几口饭菜,掩饰自己的情绪。

  「说吧,是不是因为语姐啊,吵架了?」刘克的第六感十分準确。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不然你找我还能有啥事呀。」

  我连忙就着饭菜,把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从欧阳和阿鸿分手,到今晚
的争吵,全都跟刘克说了一边。

  刘克听完之后,沉默了很久。

  我见他不说话,开玩笑地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不是钱明,你有没有觉得一件事情很奇怪?」

  「什么事情?你就别卖关子啦。」我急切地说道。

  「如果,」刘克刻意强调了这两个字,「如果,梓娜把我甩了,理由是我在
外面乱搞,你们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那当然是骂你了哈哈哈——」我不禁笑了。

  刘克也笑了笑,说道:「对啊,我也是会这样。那谁会因为这件事反过来对
自己对象生气呢?」

  「这我还真没想过。」我摇了摇头。

  「欧阳不骂阿鸿我可以理解的,这个时候了,骂也没有用;秦语不在你面前
骂,我也能理解,这也不是必须要骂;但是秦语因为这件事情骂你,我就不太能
理解了……」

  「你接着说。那今晚这件事呢?」

  「今晚这事,我觉得是和之前一样的。就是她把你代入了阿鸿,她才会骂你,
她今晚才会因为小杨去了你们家觉得你和她有一腿……」

  「可是我没有啊!」我连忙反驳。

  「你别急钱明,」刘克示意我不要激动,「你先听我说。」

  我点点头。

  「其实,说句难听点的,我倒是挺希望你和小杨有一腿……」

  「你这是什么话嘛?」我反问道。

  「你别急,钱明。说真的,你现在去和秦语说什么,她都已经不会再相信你
了,你就算不跟她分手,这件事情也会成为你们之间的一道梗,她隔三差五拿出
来说说,你还活不活了。」

  「那也不行啊,那我成什么人了。再说了,我对她真的没有一丁点这方面的
想法。」

  「我知道的,唉——」刘克歎了口气,「其实,就算是被骂成是负心汉又有
什么关係呢,你看阿鸿不是活得好好的。况且,你就打算这么忍气吞声过一辈子
吗?」

  「不行,」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种想法,「她提分手,我也就认了。我主动跟
她分手,那我成什么人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回国以后一直都是她给你个笑脸你能开心半个月
这样的情况吧,大部分时间她都没什么笑脸的。」

  「啊?」刘克的话我第一时间没有听懂。

  「没关係,你听不明白很正常。当局者迷嘛。」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我说过了嘛,你既然做不到现在去和秦语说老子不谈了、然后和小杨在一
起……」刘克顿了顿,「就只有等她自己消气喽……」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杨不挺好的嘛,长得也挺好看啊,而且还那么崇拜你……」

  「你就别说风凉话啦……」我无奈地说道。

  「那我问你,如果,」刘克又强调着「如果」两个字,「如果那时候你单身,
也没有喜欢的人,你会和小杨在一起吗?」

  「肯定不会。」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知道你不会,为什么不会呢?」刘克继续追问。

  「因为——」我喝了口饮料,「你说她长得好看、性格很好,我都承认,但
是她的长相也好,性格也罢,都不可能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原来是这样呀——」刘克恍然大悟道。

  恍然大悟的不只是刘克,也有我。在我的印象里,这还是我第一次正面回答
关于为什么我不喜欢杨译婷的问题。

  「我觉得——」刘克想了想,接着说道,「你和秦语的执念都太深了,一时
半会你们谁都放不下的……」

  「这……」

  「解铃还须繫铃人,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些执念,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兄弟,我
也不知道,唉——」

  听到刘克歎气,我也低下了头。

  「钱明,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我从我的私心角度,是特别不想看你这样的,
因为……」刘克欲言又止。

  「你说吧,没事。」

  「因为在我的眼里,她分明就是在吊着你,你明白吗?」

  刘克的话字面意思我是能够听懂的,但我自己却并不这么觉得。

  刘克也看出了我的怀疑,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我这么说你肯定觉得
我在瞎掰……但是……」

  「哎呀没事的,有话直说嘛刘克!」

  「但是,我能感觉到,秦语回国以来,你过得并不开心,对不对?」

  刘克这一番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确实产生过不如以前开心的感觉,
但是,真的有他说的那么糟糕吗?

  不过,刘克见我没说话,便有些心急了。

  「我不管你听不听得进去钱明,我觉得你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和秦语分开,
不然她还会接着这么伤害你的……不过……我知道你听不进去就是了……」

  刘克的话让我有些汗颜。我心里知道,如果不是关係特别好,他绝不会说出
这种可能会影响到友情的话,而我在他的眼里,好像是那么的执迷不悟……

  「钱明,我能帮到你的不多,但是,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和谁在一起,我
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你明白吗?」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故意大口扒着饭菜……

  晚餐时间结束,时间也不算太晚。

  反正不管几点回去,今晚注定是要和沙发过夜了。于是我决定去学校操场上
转转,也可以散散心。

  操场上,灯光将球场照得微亮,也有零星几个人在踢球。这时我才想起来,
这半年,好像连球都很少踢了,就连杨译群也很少见到了。

  球场上人说话的声音穿进我的耳朵,我能听出来是几个旧日球友,我像是在
躲避着什么,故意在灯光昏暗的外圈跑道上走着。

  跑道上,散步的、跑步的人也不算少。

  可是,一个接一个的人,从我肩膀边擦过,好像我是最落寞的那一个。

  我把自己藏在黑暗里,眼前也有一对对的情侣走过,我只觉得他们好幸福。

  我就这么一圈圈的走着,也不觉得累。突然,身前不远的地方一堆男女挽在
一起,两个人都说着英语,在人群中稍显突兀,否则也不会被我发现了。

  我一开始只是一惊,没太当回事。不过,听着听着,我越来越觉得他们两个
的声音很耳熟。

  这让我燃起了一丝兴趣,想对这二人是谁一探究竟。

  我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我在外圈,他们在内圈。再往前一段距离,或许
就可以藉着体育场的灯光看清楚他们的脸了。

  就像电影中跟蹤的剧情似的,我刻意躲避着光亮的地方,时时刻刻注意保持
着距离。

  终于,他们走到了主席台下最明亮的位置,我也藉此机会看清楚了他们的脸。

  这是……

  杨译婷和唐宁!?

  他们两个?手挽着手!?

  我的大脑一时间接受不了爆炸的信息量,只能凭着本能又仔细看了看,是这
两个人无疑了。

  我急忙顺着黑暗溜出了体育场,头也不回地迅速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快校
门口的位置,我才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发现我才喘了一口气。

  这意味着……小杨和唐宁在一起了?

  那秦语关于我的怀疑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我突然一阵惊喜,不过转过头来我又冷静了一些。

  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看到的话,还不能确定这件事,如果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
那我就可以翻身了!

  一定可以!

  我很快就确定了这个「别人」的名字。

  欧阳奕。如果她也知道,那就没跑了!

  不过我也不能心急,这几天肯定不适合找她,得等个绝佳的机会……

  我努力控製着自己的情绪,快步往出租屋走着,刚刚刘克跟我说的话早已经
抛之脑后了。

  可是回到家,秦语房间灯也关了,整个客厅又黑又冷。

  我摸着黑开了灯,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发现沙发上没有任何的床品。

  被子、毯子、枕头……这些东西应该都放在房间里了。

  算了,对付一晚上吧。

  我拿出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

  这样的夜晚自然不会好过,第二天还有早课,我只能逼着自己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房间门已经打开了,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去上学的路上,刘克的话语在我的耳畔不停迴响着……

  这个时间,大部分的课程都已经结课了。今天也是只有早上的两节课,下课
以后到中午都是空闲的。

  两节课很快过去。我懒洋洋地收拾着东西,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里。

  「咚咚——」突然一个人出现在我的座位旁边,敲着我的桌子。

  「吓死我了欧阳,有什么事嘛?」我着实被吓了一跳。

  「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欧阳的语气有些冷冰冰的,我有些心慌。

  「什么事情呀?」我问道。

  欧阳奕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

  我乖乖跟在她后面,她也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熟悉的自习室。

  我好像也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欧阳径自找了个椅子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不是惹秦语不开心了?」

  我皱了皱眉,点了点头说:「算是吧。怎么,她跟你说了?」

  「算是?」欧阳奕突然站起来,「你知不知道她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鼻涕
一把眼泪一把跟我说什么你不要她了,你跟我说算是?」

  「不是不是,」我听得有些懵,「我不要她?明明是……」

  「是什么?你说。」

  「是她不要我还差不多……」我有些委屈。

  「啊?」欧阳显然也被我说蒙了,「她跟我说的是,她一回家,发现小杨偷
偷跑去你们家,你们两个还抱在一起,有这回事吗?」

  「哪里的事……」我不得不再解释一遍,「她百分百看错了,我不可能和那
个小杨抱在一起的,应该是秦语的角度问题吧……」

  「然后呢?」欧阳坐回了椅子上,「你跟我说说,我看看跟我听到的一不一
样。」

  于是,我又一次把昨晚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奇了怪了……」欧阳奕低着头,思考着,「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我哪有那个闲工夫。这24个小时发生的事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哪能骗你呢?」

  「说的也是……」欧阳奕若有所思,「那你知道秦语……算了算了,不说了,
别影响你们感情。」

  「哎,」我苦笑着,「说吧,没事,再怎么影响应该都不会更差了……」

  「那我就说了……」

  我点点头。

  「秦语她,她跟我说的是,说你跟她吵架了,你的态度特别不好,还威胁她
说要和她分手然后和小杨在一起……」

  「然后呢?」

  「然后她就生气了,把你锁在客厅里,然后你根本就不管她,话也没说就出
门了……」

  「她还说什么了没有呢?」

  「她还说,说你变了,说从小到大你都是她喜欢的人,问我怎么挽回你什么
的……」

  「唔……她是这么跟你说的吗?」我咕哝着。

  「对啊,我不会跟你说假话的钱明哥。况且……况且我今天找你,一开始就
是真的以为你要甩了语姐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啊。」我连忙解释道。

  欧阳点了点头,从她的表情里,我读出了一丝焦虑。

  我不知道是秦语故意这么跟欧阳奕说的,还是从她的视角里这个事情就是这
样的。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她和小杨出去吃饭的事情,难道说她们吃饭的时候说了些
什么吗?

  我连忙开口问道:「对了欧阳,她有没有跟你说她和杨吃饭的事情呀?」

  「说了呀,不过……」欧阳再一次欲言又止。

  「不过……怎么了?」

  「不过可能和你的视角又不一样……」

  「没事的,你先说说看嘛!」

  「她就跟我说,她和杨出去吃饭,故意不让你去不想让你跟杨多接触。吃饭
的时候也没说什么,都是些寒暄话……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那这个和我的视角倒是差不多……可是别的事情就……」

  「对啊,我也没想到……不好意思啊钱明哥,一开始我……」

  「没事的,你不用道歉。再说了,是不是她的视角里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也
不好说,所以……」我努力保持着冷静。

  「我明白的,」欧阳奕点了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听到这个问题,我又把昨晚我和刘克见面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也把刘克给
我提供的放弃秦语追小杨的建议分享给了欧阳奕。

  听完以后,欧阳奕问道:「那……你打算按他说的做吗?」

  「当然不啦,」我坦诚地说,「我实话实说吧,小杨,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
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就算我单身了,可能都不会去追她的……」

  欧阳好像是缓了口气。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你说吧钱明哥!我知道的都会跟你说的!」

  「你知道小杨有没有男朋友吗?」

  「你什么意思?」

  「不是不是,」我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有点好奇……因为我昨天晚上看到
一个人很像她,跟另一个男生手挽着手来着,我想你要是知道的话,或许可以帮
到我解决现在这个问题……」

  欧阳奕茫然地摇了摇头,我的期望暂时破灭了。

  但是,我还是可以坚信我绝对没有看错。

  「哎呀钱明,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过两天秦语消气了,你去跟她道个歉就好
了。我这两天也会帮你说的……」欧阳奕安慰着我。

  我其实已经有些麻木了,虽然难过的情绪似乎比昨晚更加浓烈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这时候已经认定了,秦语是故意这么说给欧阳奕听的。
或许是为了抹黑我,或许是为了她下一步的行动做铺垫,不过我都不想了解了。

  在我的记忆里,我上一次这么厌恶听到这个名字,还是高中和她的关係降到
冰点的时候。

  我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不像我自己,按理说我应该恨秦语才对,可是这
个时候我竟然只有自责。

  正在我陷入情绪漩涡的时候,门开了。

  我不由得一惊,抬眼望去,是梓娜。

  我感觉已经好久没见过她了。

  梓娜好像并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和见到我的惊讶
让空气暂时升温。

  「哎呀钱明欧阳,你怎么在这里呀?难道你们两个在……?」梓娜一脸坏笑。

  「说什么呢梓娜,」欧阳连忙站起来,「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们在说事
情,你有什么事呀?」

  「哦,我没啥事,就是来拿个东西!」梓娜的性格就是如此,直爽大方不拐
弯抹角。

  「对了钱明!」梓娜突然叫住我。

  「怎么了?」我下意识反问道。

  「我们期末的派对,语姐都来,你怎么不来呀?」

  「派对?什么派对?」我一头雾水。

  「就是惯例的『那个』派对呀!」

  梓娜的强调让我大概了解了所谓「派对」的性质。

  「嗨,我都不知道这回事……」

  「不对啊,」梓娜打断了我,「我问过语姐的呀,她说她问你了,说你期末
结束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好几天,来不了,只有她可以来。」

  我留意到,说这话的时候,欧阳偷偷地拽了拽梓娜的袖子。

  「哦哦哦,语姐是这么说的嘛,」我乾脆就坡下驴,闹矛盾这事我暂时不想
让梓娜知道,「也没错啦,是有个活动来着……」

  「那太遗憾了,下一次可不能请假了喔钱明!」

  我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梓娜没再说相关的话题。而是收拾着东西準备离开了。

  「欧阳,你要一起走吗?」梓娜问道。

  欧阳奕摆了摆手,说:「我还有点事要跟钱明说,你先回去吧!」

  (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