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妻路漫漫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寻妻路漫漫
作者:yy458952
2021-5-9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二章,我写的这小说,比较难分类,说不清楚什么类型,只要剧情有意思就够了,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不知道为什么,中午做了那个梦后,我的头很疼,整个下午人都昏昏沉沉的。

时不时脑子还会冒出亦雯的奶子和墙上的血迹。

梦里面亦雯的胸一边大,一边小,小的那半边上面还有痣,不知道现实里亦雯是不是也这样。

就在我上课意淫的时候,一团纸条砸到了我的桌上。

我拿起纸条,回头一看,是坐我后面的宁袁焕丢的。

于是我摊开了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

【今天放学去哪里玩? 】

我抄起笔就写。

【今天我要回家打游戏,哪儿也不想去。 】

写完之后,我把纸条揉了起来,偷偷塞了回去。

【打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见识一下大人的世界。 】

看着他又传回来的纸条,我只觉得好笑,爱钱动作片又不是没看过。

【什么大人的世界? 小电影的话我看得可比你多多了。 】

【不是这种低级的东西,真人出演的。 】

不知怎么,看着真人二字,我突然想起了亦雯的奶子,心突然扑腾扑腾的跳起来。

【偷窥? 】

【看不见,不过可以听声音。 】

【在哪? 】

【放学后你跟我来就好了。 】

【好。 】

传完纸条后,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

"林帅,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脸红得好厉害。 "突然,讲台上的老师开口问道。

"没有。" 我连忙摇了摇头否认。

"身体不舒服该说就说,别强撑着。  ”

"没有,没有。" 我再次否认道,为什么脸红我怎么可以说呢。

"那我们继续上课,接着刚刚的讲…… ”

就在我打算接着走神的时候,身边的沈亦雯戳了戳我,给我传了张纸条。

【你没什么事情吧。  】

我转头看了看亦雯,再次想起她一边大一边小的胸,忍不住低头写道。

【没有。 】

【你的脸变得更红了。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只好选择了沉默,总不至于对亦雯说我梦见了你的胸吧,不过梦里亦雯口中那个小北着实让我耿耿于怀。

就这样,我没再和亦雯说话,一直到了放学。

"林帅,走。  ”

刚下课,宁袁焕就推搡着我,让我快点收拾东西走人。

"别急,别急。"

我连忙收拾东西,被宁袁焕拉着跑出了学校。

我们一路小跑,穿街走巷,来到了一栋不起眼的两层小房子前,由于我们学校临近郊区,这一片都还没有被规划,所以附近有很多两三层的居民自建房。

"这…… 是,是,哪? ”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命都没了一半,问道。

"小声点。" 宁袁焕小声说完,随后仔细扒拉了一眼房子。

"没错,今天来了。" 他兴奋的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就在我狐疑的时候,他拉着我到了房子背后。

"嘘,仔细听。"

看着他的手势,我连忙屏住呼吸,将耳朵竖起来。

"嗯,嗯。"

作为一个老司机,这种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没想到边上的这个家伙没有诓我。

接着,宁袁焕朝上面指了指,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们在二楼做的,二楼没有拉窗帘。"

"那你想干什么?" 我也压低了声音问道。

让我万万没想到,宁袁焕竟然从包里面拿出了一支伸缩自拍桿。

"我踩在你肩上,然后自拍桿伸最大,去录下来。" 宁袁焕解释道。

怪不得这种好事这小子会叫上我,感情是他需要人帮忙,偷拍是不好的,不过转念一想,这可是现场版的真人秀啊,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能忍住这种诱惑呢。

"录下来的视频记得发我一份。" 我对他小声的说道。

"好。"

随后,我们两个人开始合作,他踩上我的肩膀,用自拍桿将手机送到二楼窗户处。 我们两个就这样趴在墙边,一边偷拍,一边听着二楼中的动静。

"啊,有人。"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女声尖叫,吓得我们两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随后,窗户被推开,一个披头散髮的女人探出头来,一时间,我被这个人吓了一跳,因为她和林玎长得太像了,尤其是像中午我梦到的那个林玎,两个人简直一模一样。

咚咚咚。

有什么人从楼上跑下来了,我和宁袁焕也顾不上许多,捡起手机和自拍桿转身狂奔,要是被人抓住了,我们非得被打死不可。

……

"现,现在,不可能,追上来了吧。" 我靠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

"应该是的,我来看看手机拍的怎么样。" 说着,宁袁焕打开了手机。

"靠!"

听见他的一声咒骂,我也凑上去看了看。

窗户反光,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什么都没拍着。 今天下午白跑一场。

听着宁袁焕的骂声,我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林玎那张脸,应该不是林玎吧,林玎和自己差不多年纪,没有那么大,那她到底是谁呢?

反正视频成这样也没法看了,我和宁袁焕随便说了两句便回家了,中午梦到了林玎,放学后见到了和她很像的一个人,难不成这中间有什么联繫不成?

"哎呦,老姐,你怎么回来了?" 回家打开门,却突然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啊。" 老姐眉头一挑,冷着眼看向我。

"怎么会呢,老姐可是世上最疼爱我的人了。" 我连忙跑到跟前去凑近乎。

"别靠过来,一身汗臭味。" 老姐捂住鼻子,躲过我的一抱。

"好久不见,别害羞,抱一抱嘛。" 我可不顾对方的抗拒,死命的往对方身上黏。

"死开啦!" 她开始躲,我开始追,两个人围着房间打闹了一会儿。

"好了,说正事,别闹。" 没跑一会儿,她就停了下来,对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 看着一脸正经的老姐,我感觉到这事儿不简单。

"如果你姐我,想和别人谈恋爱呢?" 老姐问道。

"哼,就你? 谁瞎了眼会瞧得上你? "我冷哼一声说道。

"你别闹,我说正经的。" 看着老姐亮晶晶的眼神,我知道她自己早已下定了主意。

"想谈你就谈呗,不管你想干什么,我都支援你,我可是你唯一的老弟。" 我拍着胸脯说道。

但老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突然击碎了我的防线。

"可,如果,这个人已经结婚了呢?"

"那我刚刚说的全都不算。" 我摇了摇头回道。

"追求爱情有什么错? 结了婚别人也可以离婚的。 ”

"那你倒是让别人先离婚啊,虽然我只是高中生,但也知道一些最基本的社会道德。"

"他老婆在国外,不在国内,没法现在就离。 他答应过我,等他老婆一回来就去办离婚。 ”

"那你等他离完婚再说不好吗?" 我看着老姐,突然有些疑惑,以前那个说走就走,行事果断的家伙去哪儿了?

"你还小,不懂这种感觉,我想无时无刻都和他在一起。" 说着这话的老姐,带着一弧微笑,眼里放着光芒,让我感觉很是刺心。

"对,我还小,反正我不懂,我就是不支援,我就是反对。"

说着,我拽起书包,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不想再看老姐。

"你是知道我性格的。" 老姐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我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的决定。  ”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你的决定告诉爸妈?" 我在屋子里反问道。

"因为姐姐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我像吃了个苍蝇那么难受,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以先别告诉爸妈吗?"

屋外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我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谁都拉不回来,如果你接受不了,爸妈肯定也不能接受,今天我回家就是想专门跟你说这件事的,不管你最后跟不跟爸妈说,
姐姐都不怪你。"

说完这番话后,屋外再没了动静。

我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老姐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 ……

"舅舅,舅舅。"

似乎有人在推搡着我。

"嗯。" 我连忙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公园,公园里面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自己正坐在长椅上,一个小女孩正摇着自己的身子。

看着这个陌生的孩子,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舅舅,我要喝水。"

小女孩指了指我脖子上的水杯,水杯的一角标着"林岚"二字。

"这个?"

"嗯嗯。" 小女孩点了点头。

我连忙拿下水杯递给小女孩,舅舅? 她叫我舅舅?

正在我迷惑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冰凉的感觉。

"嘶嘶。" 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

"精神多了吧。" 一个女声在我背后响起。

"舅妈,舅妈!" 小女孩突然跳起来喊道。

我忍不住回头一看。

林玎! 此时的她拿着几袋霜淇淋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要吃这个草莓味的。" 小女孩扑在林玎的怀里,撒娇道。

"好,不过回去了可别告诉你妈。"

"好! 舅妈最好了。  "说着,小女孩拿过霜淇淋就开吃了起来。

"怎么? 我脸上有什么吗? 一直盯着我看? "林玎疑惑的说道,说着她坐在了我身边。

"你,不是撞墙了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她在墙上留下的那一片血迹我永远也忘不了。

"你睡迷糊了吧,我哪儿撞过墙?" 林玎白了我一眼,随后,将一根霜淇淋递给了我。 "试试这个出的新口味,好吃的话告诉我。"

我接过霜淇淋,有很多疑惑。

"快吃一口试一试。" 似乎是看我没动,林玎开始催促道。

"好的。" 我连忙点了点头,吃了一口。 "蛮好吃的。"

话音刚落,林玎就把我手上的霜淇淋抢了过去。 "好吃的话就是我的了。"

看着对方不嫌弃的一口咬下了我刚刚咬的部分,我觉得,刚刚那个小女孩叫的没错,我们的确是一对。

"我们结婚了?" 我问道。

"怎么? 结婚这么几年你后悔了? "林玎再次白了我一眼说道。

"没有,没有,你知道沈亦雯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

"沈亦雯? 有印象,你高中同学吧,我们结婚的时候她可给了一个大红包,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林玎突然板着张脸问道。

"没有,我们之间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 我连忙摇头,可是心底的疑惑更重了,怎么回事? 林玎竟然不认识亦雯,那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
"想来也是,你们两个人差这么多,就算你有心,别人也不会有那个意思。" 林玎想了想说道。

"对了,这个孩子是…… ? "我试探性的问道。

"你忘记了吗? 你姐的孩子啊。 "林玎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其实挺佩服你姐的,行事果断,大学上了一半说退学就退学,自己硬是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要是我姐有你姐的一半果断就好了。  ”

"什么意思? 退学? "听到这话我连忙站起来详细问道,我姐向来是优等生,怎么可能会被退学?

"你忘记了吗? 当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家里逼问孩子父亲是谁,但她一直不肯说,你爸逼着你姐说,说如果不说就要断掉她的经济来源,没想到你姐乾脆,直接退学开始出来工作养孩子,这么些年,她硬是没拿别人一分钱把孩子养到这么大。 "林玎感歎道。

这的确是我姐会做出的事情,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

不知怎么回事,下一刻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帅,要不要吃饭?" 屋外传来了老姐的声音。

刚刚,也…… 是梦?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