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开学不久插了貌似纯洁的漂亮女老师

我是壹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来自西南部的壹个偏远山区,今年21岁,由于先天的遗传的父母后天的精心照料,我不但长得壹副人见人爱,特别是女生见了喜欢的帅气脸孔;而且拥有模特般的健硕体格:身高185厘米,体重70千克,拥有宽广的胸怀和强劲的体力,应该也算同等男人中的上品。最关键也是让我最自豪的是,高中那会在学校的集体澡堂洗澡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鸡巴比别人要粗很多、长很多。每当洗完澡,我就会听见别人小声议论妳看啊,他的鸡鸡好大耶。每当听到这样的议论,我都会感到特别自豪,故意把大鸡巴甩动几下以示威,这没什麽不对,男人嘛,征服女人靠的就是床上功夫,而作爲必备工具的鸡巴当然得足够强悍。

天真的女大生

「姐,赶快来帮我看一下我的英文作业啦!」
「等一下,我把头发吹好就过去。」
小弟又再催我帮他看作业了,最近他几乎每两天就要交一份英文翻译作业,还好我的英文不错,能帮得上忙。
我家在南部,是个单纯的小家庭,家里有父亲母亲小弟和我四个人,父亲在一家私人公司当小主管,母亲是个
信仰虔诚

沦爲性玩物的女大学生(3)

星期一,我回学校了,逃避对我自己没有帮助,我还是得过学生该过的生活,
上课抄笔记,准备期中考,打报告,我说服,或者说是催眠自己,只要努力跳脱
出那一段污秽的记忆,我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女友被教授强奸了

我的女朋友是我在大学时代认识的一个矮我一届的学妹,叫做诗凡。虽然名字很像是文艺小说的文静美女,但是实际上,却是属于活泼外向的女孩,穿着打扮也是很性感妩媚。虽然外表白白瘦瘦,但是那饱满的身材却是藏不住的。

出卖室友

绮甄
故事的主角,年轻貌美,精明且能干,青春亮丽,家境贫穷,父母常常出差不在家,为了还债而帮忙出卖室友的拜金女,擅常跳舞,唱歌。

校花的淫荡学期

校花的淫荡学期
很快的,暑假过去了。过了个暑假,两人许愿过的身体都有了些变化,小柔原本纤瘦的身材,现在已经成长为不输小雪的d-cup。在公园被男人奸淫过后,小柔只能假装没有发生这件事,理智暂时强压制住身体的欲望,每天认真念书,扮好优等生的角色。而小雪整个暑假几乎都在享受与阿文激烈的性爱,纵欲过度的她不但没有显现疲态,反而皮肤越来越好,小穴依然又紧又嫩,原本就丰满的大奶子变的更加坚挺,淫荡的身体变的更加的敏感。小柔与小雪因为升上高三而重新编班,要好的两人不幸的没有分在同一班。虽然没跟好友分到同班,还好,让小柔暗自开心的是,能跟自己偷偷欣赏的篮球校队队长小风同班。小风除了篮球打的好,已经是许多大学想要争取的球员之外,长的高挑帅气的他,也是校园里许多女生们暗恋的对象。更让小柔开心的是,导师特别要成绩优秀又被选为班长的小柔,利用时间帮忙指导小风因为练球荒废的课业,让他能达到保送入学的标准。
很快的,到了小柔这学期第一堂数学课,教务主任带着一个男人走进来,告诉大家,这学期从别校挖角来了这位新任数学老师,负责教他们班。看着台上的男人,让小柔吃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个自称阿民的男人,不就是当时在公园侵犯他的人?怎么会成了自己的老师!小柔脸色发白的听完阿民的自我介绍,心里天真的祈祷着阿民已经忘记自己。就在此时,阿民询问同学谁是班长,小柔只好举起手。
「喔!你是班长啊,午休到教务主任的办公室找我,我有事要交代。」阿民的脸看不出一点异状。交代完之后就开始上课,让小柔几乎要以为他忘了自己。
整个上午小柔都忐忑不安无法专心上课,担心阿民是否会再拿照片威胁她,虽然内心觉得厌恶害怕,但却回想起当时被阿民奸淫的感觉,强压已久的身体欲望再次涌现。小柔发现自己敏感的奶头挺立,奶子跟小穴都传来阵阵的骚痒,下身已经微微的潮湿,让她只能夹紧双腿、赶紧专注在课本上,好压制自己体内的淫欲。很快,午休时间到了,小柔好不容易才硬着头皮来到教务主任的办公室前,敲门进去,只看到阿民没看到主任更让她心凉了半截,原来,教务主任中午就离开学校出差去了。小柔看到阿民的淫笑,害怕的转身想跑,阿民却抢先一步关门并把门锁上,接着就抱住小柔,手也不客气的隔着制服抓揉着小柔丰满的奶子。
「你干什么!快放手!」小柔害怕的大力挣扎着,想要逃离阿民的怀抱。
「嘿嘿!我的小柔儿,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阿民一手抓着小柔的奶子,一手就伸进了小柔的裙子里,隔着内裤轻轻抠挖着小柔的小穴。这样的刺激让小柔全身发软,身体不争气的产生反应,只能低声哀求着阿民放过她。
「啧啧,小柔还是这么色!才摸一下就湿了,想不到我还会再来找你吧,上次干过你之后就忘不了!哈哈,再让老师好好疼疼你!」原来,当时阿民帮小柔穿衣服时偷看了小柔的证件,知道小柔的名字跟就读的学校,碰巧阿民的舅舅就是教务主任,于是利用这关系进到这所学校当上了小柔的老师。
「不要啊!快放手,这里是学校!等等有人来我大叫你就完了!」小柔红着脸试图威胁阿民。
「哼哼!你叫啊,我就让大家看看你的淫荡照片!哈哈!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只是个在厕所被陌生人干的爽歪歪的淫娃!」阿民反倒用照片威胁小柔。害怕无助让小柔红着脸,哭了起来。
「嘿黑,小柔乖∼别哭了,上次我不是也弄得你很舒服吗?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答应把照片还给你,让你删掉就不会给别人看到啦。」阿民一边哄骗小柔,一边开始解开小柔制服衬衫的扣子。无助的小柔害怕自己的淫照外露,她无法想像别人看到自己淫荡的模样,自己的父母老师同学之后会怎么看待自己,只好屈服在阿民的淫威下,停止抗拒他的侵犯。
很快的,小柔的衬衫就被阿民给脱下。可爱的胸罩包不住小柔白嫩丰满的大奶子,让阿民看的口水直流,忍不住玩弄起来。
「哇!小柔的奶子怎么变这么大了啊!啧啧,奶头也更敏感了耶!?」阿民已经把小柔的胸罩给剥掉,手、口并用的玩着小柔的奶子,吸吮小柔粉红硬挺的奶头,把小柔弄得轻声低吟春情勃发,心里想着也不是第一次被阿民侵犯,也渐渐放开心防。
慢慢的,随着阿民熟练的玩弄,敏感的身体让小柔心里开始渴望阿民进一步的侵犯,不禁伸手搂住阿民的后颈,小穴深处骚痒难耐,流出大量的淫水,开始夹紧双腿扭动起来。发现到小柔的反应,阿民进一步褪下小柔的裙子,把手伸进了小柔已经湿透的内裤抠弄起小柔的淫穴,让小柔忍不住「啊∼啊∼啊!」的媚叫起来。接着,阿民把小柔放上了桌子,扯下小柔的内裤,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粗大鸡巴,分开小柔的双腿,把胀红得发紫的龟头顶到了小柔的阴唇,摩擦着小柔湿透的骚穴。
「哈哈!小柔是不是想要被我干了啊!看看你的小骚穴这么湿,想鸡巴想很久了吧!」阿民淫笑着说。
「不要啊!这……这里是学校!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啊!」听到阿民的侮辱,让小柔恢复了理智,哀求阿民至少别在学校干她。